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出嫁从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碧空如洗,海天一线。一艘海船如沧海一粟,随波飘荡。

    船头甲板上,紫裳尊华的青年盘膝而坐,俊美无俦的面上一点微笑,墨发被海风轻轻扬起,恁的平添了一段风流之姿。青年面前摆放了一副紫檀木小桌,桌上香薰袅袅,是好闻的佛焰花香。桌旁炭炉上的水咕嘟咕嘟冒泡时,青年漂亮细致如白瓷的手上垫了白毛巾,将壶提了下来,在桌上的白釉茶具里一番摆弄,不多时,一盏澄碧的茶汤便散发出沁鼻幽香。

    阿叶偎依在青年一侧,一只手臂撑在青年的腿上,往前凑了凑脑袋,发出一串赞叹声:“啧啧,泡个茶都这许多讲究,人生简直太奢华了。”

    青年自然是阿叶费了许多力气挣来的昂贵夫君楚渊。

    楚渊将茶分成两杯,一杯递在阿叶唇边,笑得温柔:“尝尝你夫君泡的茶如何。”

    阿叶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茶,只觉得齿颊留香,连说话都带了茶的香气,柔柔软软的:“乖乖,一杯茶居然也能泡得这么好喝。夫君的手艺简直艳绝人寰。”

    楚渊在她光洁的额头弹了一下,笑她:“胡乱用词。”

    阿叶额头在他手心里亲昵地蹭了蹭,“怎么会是胡乱用词?我实话实说的好不好?”偷眼看看楚渊脸上眉峰挑起,立时改口:“我不过是加了一点点夸张手法而已嘛。我一向说话就是这个调调嘛,嘴甜而已。”

    楚渊的眉峰继续挑着,“你嘴甜?这个要试过才知道,不是你说甜就甜的。”

    阿叶抬起脸,一双大眼略有疑惑地望着楚渊,“甜就是甜,这个要怎么试?你难道觉不出来我嘴甜吗?”

    “这个真的要试过才知道。你说了不算。”

    阿叶迷茫:“这个要怎么试?楚渊,你又是耍我呢吧?”

    楚渊举手发誓:“这个,真不是在耍你。你闭上眼睛,我验证给你看。”

    楚渊他近来常常用举手发誓这个动作,每回发完誓,必是有所求,他的所求,却让她求告无门。她忍不住捏了捏酸痛的胳膊腿,小心翼翼道:“可以不用发誓,我信你了。”

    “信我什么?”楚渊挑起好看的眉毛在她眼前。

    阿叶撇开目光,“你,你不要引诱我。你说什么我都信。”

    “嗯?”楚渊执着地等她的回答。

    信什么?她怎么知道信什么?说了这半天的话,似乎,被他绕的连东南西北也找不出来了。

    楚渊一直看着她,看得她心里毛毛的,半晌,她眼一闭,心一横,道:“好吧好吧,给你试。”

    他说要试她的嘴甜不甜,她又不是傻子,尤其是被他手把手教了这许多日子以后……

    齿颊犹有茶香,唇瓣温温凉凉,楚渊修长的手指伸向她的衣襟,她不由睁大了眼睛,不是只吻一吻就好了吗?他这得寸进尺是什么意思?

    她伸手推他,唔哝不清:“这还在甲板上。”

    “唔。茫茫大海上,只有你和我,在甲板上和在船舱里有什么区别吗?”清凉的手指流连在她软滑的肌肤上,青年声音暗哑。

    阿叶:“还是再喝杯茶吧,你辛苦泡的。”

    “不辛苦。”

    “我饿了,没吃饭呢。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楚渊很无耻地道:“可以吃我。”

    “……”

    一派昏茫之中,阿叶已分不清今夕何夕。只晓得眼前的人眉眼如画,是她好不容易才挣到手的绝世好男人。

    不但斯人姿色上层,连谋略胆色亦是无可匹敌。

    她犹记得除夕那夜,三十万冥国败兵被他悄无声息又颇有气势地往渡口那么一列,从容淡然地对少皇上官皓月道:“这算是阿叶的聘礼,请少皇点收。”

    自古以来,哪有这样的聘礼?

    楚渊他的脑袋真是异于常人。

    只一样,这些兵马虽是很投锦皇他老人家的喜欢,交在锦皇那个好战之人的手上却并非是件好事。这个事,楚渊他也料到了,所以直接将兵马给了少皇。

    少皇他同老皇上之间已势同水火,经了宫宴赐婚那一笔,水火更是皆已泼天大,接下去冥国怕是要经历一场改天换地的洗礼,锦皇他,势必要将这三十万兵马收归己有。

    趁着锦皇将注意力集中在夺兵马大权一事之上,无暇顾及其他,楚渊他,安安稳稳在叶府住了好几天。

    说起在叶府住的这几天,阿叶又心潮澎湃了。

    当夜她老爹将楚渊延请入府,未理睬她一眼,直接将楚渊安排在了他的下首,捻着花白的胡须趾高气扬洋洋得意地向族人宣布:这就是他的女婿,戎州城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