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八章 桃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风雷滚滚,威压如山。然而女子对天照大神说话的口气,却像驱赶一条癞皮狗。老夫生怕他们打下去的话天空会被撕裂,扶桑陆沉。谁曾想,至高无上的天照大神连屁也不敢放一个,飞快偃旗息鼓。

    “神威如渊,神威如狱。天空从什么时候开始云开雾散的,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夫并不知晓。那情形,就好像一只小蚂蚁头顶上突然冒出一口热气蒸腾大锅,锅里开水鼎沸,溅出一滴足以把它烫成十二分熟。被吓得浑身瘫软动弹不了,也不敢抬头偷窥引发神灵注意。

    “嗵一声巨响,原野震动,似乎什么大家伙从天空掉下来。我听到女子喊了一句‘红花郎,过来’,身子便被一股无形力道扯了过去,见到原野里冒出一个被斩断的像小丘一样大羊头。那女子一脚斜踏羊角,手指间转动着一把小剑,若有所思。窈窕身形裹在一团光影里与世隔绝,英姿飒爽,无与伦比。

    “老夫只望了一眼就脑海剧痛,老老实实趴在地上,看着腥红血水蜿蜒汇聚成了水洼,浸透了沙土。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女子开腔,说‘两千年后将有一个奇怪的青年路过这片原野……腰间缠着一根草绳子,别着一根小棒槌……’,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威压什么时候消失的,老夫不记得了。反正等了许久许久,终于麻起胆子抬头再看时,女子已经消失,只剩下山羊精庞大狰狞的头颅。

    “那一仗过后,扶桑的老怪物基本陨落,天照大神不知所踪。传说他修成正果,得道飞升了。慢慢老夫才明白,那一天降临的是笼罩在所有神灵头顶的噩梦,叫‘巫山神女’。她把诸天神佛统统赶进天界后,一剑斩断了天门,从此人间无神灵,天人不下凡。

    “天门中断,天地元气成了无源之水,别说凝聚成灵气,连一些洞天福地里原有的灵气也渐渐散逸匮乏。但是在头几百年里,对世界影响还不是很大。又摆脱了大神压制,是我们这些小精怪修炼的黄金时期。那时候鸿雁可以传书,风信子可以漂洋过海。老夫同远方道友取得联系,零星知晓了一些隐秘。你腰间那截雷心木,就来自当年隅居南海小岛的一位道友。她性格倔强,一心证道,没有想到竟然被天雷劈死了。

    “老夫本来没有名字,能够被神女赐名‘红花郎’是莫大的荣幸,所以一直用着。年少懵懂,不识愁滋味。等修炼小有所成再回味神女说过的话,却越想越害怕,感到了莫大恐惧。她说的是两千年后将有人经过这里,不是说明天有人找你。乌有和尚讲下午如果有一个年轻人逃到树下就困住半天,只是一种推测。而神女在两千年前清楚地看到了今天,也就是说,她一眼看穿了老夫的未来。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无论做什么,未来都已经确定,你就是一只被绳索牵扯的小木偶。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佛门讲万物皆有定数,那也只是定数而已,并非未来的所有细节都被确定。

    “山中常有千年树,世上难遇百岁人。虽然草木精灵的寿命长,可活够两三千年还是需要莫大的机缘才行。比方说老夫矗立旷野,即使侥幸抗过了风霜雨雪雷鸣电闪,还要避免陨落,防备被人砍了去打家具。若是证道有成,白日飞升,那就去了天界,不可能还呆在这里。神女凭什么认为两千年后老夫既没有飞升,又没有陨落,依旧好生生的等你到来?”

    听了凤凰树灵这番话,满江红细思极恐。类似的话也听说过,恰恰出自巫山神女之口。

    那时节她刚杀了楚顷襄王,与群巫大战前自言自语,道:

    “历史上的顷襄王兵败后死去,难道本来就是我杀的?他儿子考烈王随后即位,重用春申君,合纵连横……如果我不杀顷襄王呢,他会怎么死,还是不死?难道我一直在书写历史,不是改变历史?难道这个破历史就改变不了吗,随你怎么弄都会回归原位?难道你拼命努力,以为有无限自由、无限可能,其实剧本早就写好,只是看不到……”

    经典物理学认为未来是确定的,量子力学则认为一切都是概率,至少在目前还看不出有任何调和的可能。

    从逻辑上分析,只有精确到全部细节的预知才能够证明未来是确定的。可“预知”这一行为会对未来产生扰动,那么未来又变得不确定起来,从而不能够被预知。

    这便成为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神女倾向于未来不确定,可态度并不坚决,在送别少女们去巫山时还说过这样一段话。

    “你们问我何时归,本来不是一个问题,但深究之后又是一个关于时空本质的问题。我知道神女峰会屹立千年,可是不知道自己回去了没有。就算我现在说明天回去,那也只是一个设想,一个大概率事件。在明天没有到来前,没有谁可以控制它。时间未到,什么变化都可能发生;时间一到,一切过往都凝固成历史。”

    满江红猜测神女没有回去,也不认为神女的目光穿透了两千年直接看到今天。她为什么知道自己将经过这片旷野,仅仅因为她是从这个时代穿越的。两千年前她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可能想吩咐凤凰树灵做点什么,但又不能确定蝴蝶效应,于是放弃。

    那也间接说明未来肯定不太好,但至少保留了一线希望。否则她不会想着改变,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做。

    尽管她什么决定都没有做出,其行为本身已经扰动了历史,涟漪波及今天。像斩仙人、断天门等等,更是大刀阔斧改变历史,创造历史,断江截流把未来导入另外一条航道。今日之世界,正是这些扰动与改变形成的结果。

    白发红花郎似乎讲激动了,呼哧呼哧连喘几口粗气,继续道:

    “天门中断后的两三百年,对人间修炼者而言是末法时代来临前的黄金时期,是回光返照,是夕阳余晖。但老夫纠结于神女的预言,无心修炼,胡吃海喝,以致形体痴肥。用道门的话来说,是有了心魔;用俗世的话来说,叫混吃等死。谁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千多年前,执弓之神降临。翻江倒海,将人世间修炼有成的高人、精怪统统摄走,场景之恐怖好像天空撒下一张无形大网捕鱼。老夫正因为修为不高,才逃过这次大劫。

    “其实,执弓之神在天门中断后不久就降临过,一箭射杀了镇守此界的神桃木,大约是惩罚他办事不力吧。此后天宫才开始出现,接引飞升人。

    “老夫等了两千多年,终于等到了你。既然当初神女并没有吩咐做什么,乌有老和尚又请求帮忙,老夫答应他又何妨。你的神魂里有一缕非常凌厉的杀气,让老夫非常忌惮,但困住你半天却不难。

    “你明明知道方才幻境里的人物都是执念,却不忍扑杀,说明是一个心地善良有情有义的人。老夫非常欣赏,更加坚定了困你半天的想法。反正你呆在这儿又少不了一块肉,一出去就可能被导弹灭杀。

    “然而,老夫见到了你腰间的雷心木,一时好奇就进去了。那截雷心木出自老夫陨落的道友,被改造成了一件法器。由于同属凤凰树,对老夫并不排斥。可是,你知道老夫在里面见到了什么吗?”

    白发红花郎瞪大了眼珠子,表情像见了鬼似的。

    满江红摇了摇头。

    他知道绿萼在里面住了很久,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