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自愿当奴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她动手动脚的行为,柳映澜暗暗攥紧了拳头,她多想打掉那只猪手啊,还敢摸男人。可余光扫了冷清秋一眼,她忍了,因为她知道在他心里自己只是一个奴隶而已,不应该有任何的越举。

    这里不只是有柳映澜一个吃醋的,还有龙玄御,他上前一把把张欣语圈回自己的怀里,嗔怪道:“娘子,你这毛病得改改,不要随便对男人动手动脚的,以前也就算了,现在冷清秋把心上人都领回来了,你这么做人家会不愿意的。”

    张欣语先是委屈的撅嘴,继而笑意盈盈:“好吧,以后只对我家相公动手动脚。唉!突然感觉我失去了大片森林。”

    “你呀,”龙玄御轻点她的鼻尖:“就爱胡说八道。”

    “你们误会了,”冷清秋突然清冷的开口:“她不是我的心上人,是我的奴隶。”

    众人皆是一愣,堂堂神龙教的大小姐,武功可是都不在柳冥渊之下的傲冷美人,她怎么会做人家奴隶?

    再看柳映澜压根儿就没有反驳的意思,就是默认了冷清秋的说法,她就是他的奴隶。

    只是没人知道此刻她的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冷清秋这是在澄清什么?澄清他们之间没有关系吗?所以不惜这么侮辱她?

    “奴隶?”张欣语急了,挣脱龙玄御的怀抱重新跑到冷清秋跟前:“人家好好的一个女儿家你怎么好意思让她做你的奴隶?血魔教不是有很多门人吗?你有事吩咐他们就好了,干嘛祸害一个年青的少女?”

    “我……”

    冷清秋想要说什么,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他曾把这个女人当做是她然后做了那事?还是说自从做了那事之后他发现自己迷恋那个女人的身体,他不想说。

    看张欣语愤愤不平的态度,有那么一瞬间柳映澜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能把冷清秋的心牢牢攥在手里,她真的很善良,善良到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打抱不平。

    “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欠他的,我心甘情愿的。”

    “啊?”

    张欣语懵了,怎么还有人自愿当奴隶的?真可怕。

    “好了,他们又不是小孩子,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龙玄御笑着道,眼神不经意飘到冷清秋的身上,他懂自己意思,又道:“既然他也回来了,不如我们早些回去,免得师父和岳父他们担心。”

    “现在就要回去?多留一日也无妨啊”云缺月道。

    张欣语笑道:“我们先回去报个平安,等有时间了再来玩耍。”

    云缺月见也真是留不住他们,只好道:“那好吧,你们回去待我和师父说道一声,暂时我都不能如看望他了。”

    “嗯!”

    龙玄御拒绝了云景睿隆重的仪仗相送,四人一人一匹快马,出了城门扬尘而去。

    几日之后,赤练峰上

    因为冷严和玉凌峰的大战从未停止过,所以放眼看去已经没有几座完好的屋舍了,那些武林大侠因为没有地方住走了大半,有些不愿意走的干脆找个地方搭起了帐篷。

    到处废石瓦砾,基本上就是两个神经病前面破坏,血魔教的门人后面就要赶紧修补,许多天下来这些门人不仅身负杀人放火的本事,修砖砌瓦的本事也是让人惊叹。

    屋子里赛傲雪抱着张欣语痛哭流涕:“语儿,你可吓死母妃了,这么长时间母妃还以为你们……呜……”

    “母妃,我们不都好好的回来了嘛,你就别哭了。”

    张欣语也抱着赛傲雪流泪,倒不是她想哭,而是看赛傲雪哭她就忍不住。

    等赛傲雪哭的够了,才舍得放开张欣语,轻轻抚摸她的脸:“给母妃看看,我的语儿真的都好了。头发黑了,脸上的痕迹也没了,真好!”

    所有人都欣慰的笑着,包括玉凌峰和冷严这会子也放下了冤家成见,和平相处了起来。

    玉紫烟凝视着柳映澜,这女人冷的就像当初的二师兄,可是她为什么后跟在冷清秋的后面?冷清秋不是除了表姐以外厌恶任何女人靠近的吗?

    心中不禁嗤笑一声,也许他并不是厌恶女人,而是以前他没有遇到让他看的上眼的女人。

    在赤练峰又耽搁了一天,那些个没有离去的武林大侠死缠烂打的要张欣语接任武林盟主之位。

    张欣语根本无心什么盟主不盟主的当下婉言拒绝,可是最后这些大侠们居然放下节操统统下跪威胁,不得已张欣语就在玉凌峰和冷严的支持下答应了下来。

    这样那些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