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宫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到吕馀庆,朱玉卿的态度一如平日,恭恭敬敬的向其低头行礼。没有看见汪海江,吕馀庆眉头皱了皱,不由暗忖道:“这狗贼一定是知道李明轩不用在此时进宫,所以没有亲自在这里等着。”

    汪海江如今眼中只有陛下和李明轩,将他吕馀庆和都不放在眼中,吕馀庆早就对其心生不满。

    近千文武官云集在崇政殿前。

    只是……李明轩在何处?包括吕馀庆在内,很多人都发现宰相李明轩依然没有到。

    现在还是清晨,没有阳光,崇政殿中烛光之下,显得有些阴暗。

    朝臣们按照往日的排列,无精打采的在殿中依序站定,开始等待皇帝陛下的出现,看见到现在宰相李明轩都还没有出现,有些人甚至恶意的在猜想,陛下会不会身体抱恙,来不了了,宰相大人提前得到消息,所以还没有出现。

    没过多长时间,净鞭响过,四个人从后门步入前殿,往御座上走去。

    朝臣们照例低头,等待陛下入座,只是吕馀庆在低头之前往上看了一眼,如遭雷击,还以为自己眼前出现幻境,使劲的眨了眨眼,仔细一看,却是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坐上御榻的不是身体越来越差,走路都不太稳当的赵德昭,而是赵德昭那只有八岁的长子赵牧,而在皇长子旁边站着的是曹彬和张东,另外吕馀庆还看见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叶尘。

    吕馀庆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为何梦境如此真实,或者说眼前这一切都是幻境,是自己睡眠不足而出现的幻觉。但为何幻觉之中叶尘会再现在这里。是了,自己心底深处曾经也想过,若是叶尘当年没有叛出,大宋绝对不会有今天这般悲惨的局面,说不定连燕云十六州都从辽人手中收回来了。

    不对,这不是梦境,这是真的!

    吕馀庆目瞪口呆,愣了半响之后,想起了今天李明轩不在,汪海洋也不见人影。他突然跳了起来,指着龙椅所在,颤抖着大声叫道:“你你………叶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朝臣们听到叶尘这个名字,身体一震,但却只是心中疑惑,一齐抬头往上看去。除了曹彬昨晚上连夜秘密召见的一些军中将官之外,其他人一个个如遭雷击,瞠目结舌,有些人甚至和吕馀庆一样,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忍不住使劲的掐着自己的大腿。

    “曹彬,张东!陛下何在?可是被尔等逆贼害了?叶尘这逆贼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吕馀庆歇斯底里的在殿上大吼大叫,其他官员一个个脸色变幻不定,有惊骇、有恐惧,有愤怒、有神色复杂,也有不少人心中禁不住松了口气。

    龙椅之上八岁的小孩,叶尘等人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一直端坐在那里,不喜不悲,一动不动。

    “让他住嘴。”叶尘突然说道,语气淡然,却又理所当然,仿佛这里不是在大宋皇宫崇政殿,而是在祥符国夏京政务殿之中。

    叶尘话音刚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角的朱玉卿答应一声,一摆手,从门口跑进来两名禁军士兵,一个将吕馀庆的嘴捂着,另一个随手在吕馀庆脖颈上一敲,吕馀庆便晕倒在地,大殿中传来部分文官的惊呼声,然后又重新归为一片死寂。

    曹彬这时走到前面,从怀中拿出一份圣旨,说道:“这是先帝的遗诏,尔等还不跪下接旨。”

    昨晚上已经被曹彬秘密接见过的十多名武将一脸兴奋的跪了下去,其他人见此脸色大变,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吕馀庆,哗啦一下,又跪倒了近半人。

    曹玮心中松了口气,他就怕绝大部分朝臣都不认可这份遗诏,那后面只能大开杀戒了,那样的话,朝廷自然大伤元气。

    曹彬又说道:“尔等还站着不跪,莫非想要抗旨,被定欺君之罪,问罪斩首不成。”

    哗啦一下,又有一部分人跪了下去,剩下的还有三分之一左右。

    叶尘说道:“来人,将他们带下去,先关起来。”

    朱玉卿恭敬答应一声,带人将这些依然还站着的人强行扭着带了下去。

    接下来,曹彬宣读了先帝遗诏,内容无非就是说先帝是被赵光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