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断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默别

    安逸平静的过了大半年,我的肚子是越来越大,滚圆滚圆,搞得小九大每天都在怀疑里面装的到底是小弟弟还是小圆球……

    不过幸好我身体底子好,行动上倒也没有多不便利,我甚至还感觉自己依旧可以抡着云影刀到外面嘚瑟一圈。

    可九卿却并不这么想,每天都紧张的要死,不让我碰这个不让我碰那个,傍晚散步的时候还没走几步就开始问我累不累?能不能受得了?用不用他抱着?

    我感觉他就差找张案台把我给贡上去了。

    真的是,我可是高冷的神啊!你这个大魔头也太低估我了吧?我可是能震慑四方妖孽的九天神殿啊!

    昨天他再次在我耳边唠叨的时候,我忍无可忍的对他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给你表演十个连环后空翻?”

    九卿听后只是冷笑,然后回答:“你信不信本君现在就罚你去抄一百遍魔规?”

    “……”

    妈的!

    你这个大魔头欺负人!

    我心里不服气的都要能上天了,感觉自己被这个魔头狠狠地压制住了,而且根本无法翻身!

    或许是老天爷看我太凄惨,今天就给了我一个表现得机会。

    但是,我把这次机会搞砸了……

    今天我正坐在凤栖殿的石桌旁陪着小九大写字的时候,突然就刮过了一阵大风把小九大正在写的那张纸给吹跑了,然后那张小白纸旋转跳跃着就挂上了榕树梢。

    在小九大惆怅自己是不是还要重写一张的时候,我当机立断的把握住了这次宝贵的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脚轻轻一点地便如鹞子一般飞上了树梢,轻轻松松的就取下了那张宣纸。

    谁知就在落地的那一瞬,由于我过于得意忘形,然后,脚崴了……崴脚的后果就是身子失重,失重的后果就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了。

    刹那间整个凤栖殿都要翻了天了,那些个宫女内侍一个个都吓得不行不行的,又是慌张乱跑又是惊声尖叫,这明显的心理素质不达标啊!

    我眼瞅着有几个眼疾手快的小内侍要去找九卿告小状,可是还没来得及拦,就被三四个小宫女一起给架回了屋子里,小九大也惊慌失措的哭着闹着跟了过来。

    她们这一个个表现得我好像马上要死了一样,可事实情况是我屁事都没有啊!

    事情的发展节奏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之内,我想这次我可能是玩脱手了。

    我刚把九大安慰好,让他出去自己玩,脑子里面都没有编好借口,九卿就出现了。

    看九卿的样子是拼了命的往回赶的,呼吸有些急促,脸和唇微微发白,眼中带有难掩的惊慌与担忧。

    我顿时就开始愧疚了起来。

    九卿走到床边后一把将我抱了起来,绷着脸大步流星的朝外走。

    我惊:“魔头你干嘛啊?”

    九卿低头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把你扔了。”

    “……”

    事实证明他是舍不得我的,出了屋门之后他抱着我飞身赶到了未艾的院子,然后简单粗暴的一脚踹开了未艾正屋的大门。

    再然后,我震惊又激动地看到了近乎鼻尖贴鼻尖的未艾和离殃!

    大门被猛地踹开,离殃瞬间就弹开了原来的位置,刹那间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惊慌失措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手足无措的结结巴巴的喊道:“君君君、上……”

    而未艾则用一种能杀人的眼神冷冷的朝我和九卿这对不速之客飚了过来。

    虽然眼前的画面很令我激动,但理智告诉我这种情况下还是快离开的好,不然未艾一定会炸的。

    可是魔头丝毫没有这个觉悟,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面不改色的抱着我就走进了屋子,将我放在床上之后带着担忧的对未艾说道:“她刚才摔倒了。”

    未艾怔了一下,立即收回了那种能杀人的目光后快步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腕就开始把脉,少顷过后,未艾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看得我和九卿越来越提心吊胆。

    在我和九卿的心里承受能力要达到极限的时候,未艾终于开口了,表情和语气都十分严肃:“要是再晚一点的话……”

    言及至此,未艾沉默了。

    九卿苍白着脸急切道:“就怎么了?”

    只听未艾冷哼一声,嫌弃的一把甩开了我的手:“老娘就得逞了!”

    我和九卿当即长舒了一口气。

    随后九卿板着脸重新将我抱了起来,离开时路过未艾身边时冷哼了一声,半是炫耀半是嘲讽的开口:“磨磨唧唧两万多年了,现在还没到手,也好意思说出口?本君孩子都快有两个了。”

    我惊恐的将脸给捧上了,有预感未艾要炸!

    谁知就在未艾濒临爆发的时刻,九卿当机立断的冲着离殃开口:“魔卫离殃听令,本君将你赐给魔医未艾了,不得反抗,否则算你抗旨不遵。”

    说完九卿就抱着我出门了,留下离殃和未艾在屋子里震惊错愕的呆若木鸡。

    就在九卿转身的时候,我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个大魔头眼中闪过了顽劣与狡黠,嘴角止不住的上翘,就像是一个淘气的小孩子刚做完恶作剧一样。

    没想到大魔头竟然还有这一面,我还真有点好奇九卿年少时还在文渊阁里读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那时的他还有情丝,还知人心冷暖,还不是肩负魔界兴亡的魔君,活的应该比以后要开心轻松许多吧?

    其实,这么多年,这个大魔头也不容易。

    他要有多大的决心和勇气才能亲手断了自己情丝?当时的他和魔界恐怕是真的已经被逼入绝境了。

    ……

    九卿将我抱回凤栖殿后便开始秋后算账,刚把我放到床上,他就开始冷着脸批评我:“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大?不知道自己还怀着孩子么?”他边说边小心翼翼的帮我脱掉鞋袜,然后抓住我的小脚问道,“哪只脚崴了?”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住我了,我当时崴的是哪只脚?因为根本就没崴疼所以我也没注意。

    于是我带着些小庆幸和小得意说道:“我也忘了,根本就没事啊,毕竟我那么厉害。”

    九卿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之后他便不再说话,坐到床边将我的腿放在他的腿上,然后开始手法娴熟的为我捏腿捏脚。

    我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撑着床,笑眯眯的看着九卿,心里十分满足,幸福感爆棚。

    怀胎月份大了之后我的双腿和双脚全都肿了,而且动不动就抽筋,所以我经常会在半夜睡觉的时候被腿脚抽筋给疼醒。

    刚开始的时候我是能忍就忍,咬着被角忍出一身汗也不想打扰九卿睡觉,因为他还要早起上朝。

    可抽筋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有一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被疼哭了,大魔头这才发现了,然后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又是自责。

    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去找未艾学捏腿,之后晚上他睡的也轻了,只要我稍稍一动他就会醒,我一抽筋他就会立即起来帮我捏腿捏脚,疼痛很快就会减轻,然后就不再疼了。

    跟第一世的大魔头,真的不一样了啊,第一世的时候他虽然对我也是无微不至的好,可是少了现在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与细腻,不得不说,情丝这种东西啊,真的不能少啊!

    我轻轻地晃了晃脚,然后说道:“大魔头,你会一直对我好么?不会腻歪吧?”

    九卿低着头说道:“放心吧,只要我活一天就对你好一天。”

    我怎么觉得这话,怪怪的……

    我心里已经开始别扭了,可九卿偏是不长眼色,用那种半是不舍半是担忧的眼神看着我,无可奈何的说道:“你这么不让我放心,以后该怎么办?”

    我突然有点生气,抬腿就朝着九卿的心口踹了一脚:“你几个意思啊?不想要我了?”

    “怎么可能?”他笑着将我的腿轻轻地摁了下去,随后语气平静却又满含期待的说道:“我想生生世世都陪着你。”

    我冷哼一声,傲娇道:“切,我还嫌你烦呐。”

    九卿轻轻一笑,随后将我的腿从他的腿上搬了下去,朝我挥挥手:“过来,让我抱你一会儿。”

    “懒死你!”我不满的撇撇嘴然后朝九卿爬了过去。

    九卿一把搂住了我,将我抱在了他的腿上,俯身轻轻地在我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之后便不再言语,就这么安静又温柔的抱着我。

    我将脑袋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胸膛内那颗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虽然很有安全感,但还是不放心的说了一句:“你要陪着我生孩子啊。”

    “恩,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我便把眼睛闭上了,准备好好睡一觉。

    或许是因为九卿一直在一旁守着我,所以这一觉睡的很沉很稳,一觉无梦一直睡到了大半夜。

    最终,我是被一声振聋发聩的雷声给惊醒了。

    ……

    断肠

    我猛地将眼睛睁开,正对上了九卿的视线。

    此时九卿正躺在我的身旁,用两只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捂着我的耳朵,以防我再次被窗外的雷声吓到。

    刹那间心头思绪万千,有恐惧有紧张有慌乱甚至会伴随着绝望之感,我的眉头不自觉的紧蹙,呼吸也因紧张和害怕而急促了起来,看向九卿的目光下意识的又带着些提防与警惕。

    我最怕的就是这种惊雷闪电,因为我心底深处最痛苦最不堪回首的一段记忆也伴随着惊雷闪电,那一阵阵雷声与闪电似乎像是一把把冰冷锋利的匕首,每惊现一次就会在我的心口割开一道鲜血淋漓的血口子,尖锐的刀尖会将那段记忆残忍的挑出再重现在我眼前。

    我永远不会忘了那天。

    那天在魔塔之下的九卿,真的很可怕,忽明忽暗的夜空之下他的神色无比的阴狠冰冷,令我不寒而栗,而说出口的话也是字字诛心,疼得我根本承受不住。

    那种痛是一种入骨入心的痛,能够痛到灵魂深处,所以我即使辗转了三生三世也忘不了那种痛。

    曾经痛的太刻骨铭心,所以即使现在我依然爱他,可却不完全信任他,就算他对我再好,我也不可能再像曾经那般全心全意的将自己托付给他,我内心最深处对他总是有着若有若无的提防和怀疑。

    而这种似曾相识的惊雷闪电会将我内心中对他的提防和怀疑瞬间放大。

    我直勾勾的盯着九卿,心中满是紧张与害怕,极度紧张之下背后透也出了一背冷汗。

    而此时的九卿和那时的九卿却完全不一样,看向我的目光柔情似水,用双手紧紧地地捂着我的耳朵,薄唇一张一合,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对我说道:“别怕,殿儿别怕。”

    我浑身紧绷冷静了许久才回神,然后逐渐放松了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六神归位后才伸出手推推九卿:“你去把小九大抱过来,他一个人肯定害怕。”

    九卿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之后才起身下床,披上外袍后就离开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