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0|149.148.147.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独.发........其.他.地.方.均.为.盗.文..........请.大.美.妞.们.支.持.正.版......爱你们.......么么哒……

    ———

    虽然纪彦均、衡衡是严禁“坏”男孩接触西西的,但闻青还是比较鼓励西西多交朋友。

    这天,西西骑着儿童自行车在小区内广场上玩耍,热的小脸粉扑扑的煞是好看。

    一个小男孩跑过来说:“小妹妹,小妹妹,你停一下,我、我我可以和你说话吗?”

    西西停下来,扭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小哥哥,干啥?”

    小男孩还有点羞涩,说:“我们能做朋友吗?”

    “可以。”西西笑嘻嘻地说,嘴角小梨涡随即露出来,好看极了。

    小男孩开心地笑着自我介绍:“我叫张勇,今年六岁了,我今年上学前班,明年上小学一年级,你呢?”

    西西脆生生地回答:“我叫西西,我今年两岁半。”

    “西西!”两个小家伙正打算拉手做朋友时,纪彦均喊一声。

    “爸爸!”西西扭头挥着小手和张勇说:“小哥哥,我爸爸来了,拜拜。”

    “爸爸!爸爸!”西西蹬着小自行车就跑了。

    张勇站在原地看着。

    “勇勇,走,我们回家吧。”

    “妈妈,我想和西西做朋友,做好朋友。”

    “做什么朋友,等你上一年级就不在南州了。走吧。”

    张勇一步三回头地看西西。

    西西已被纪彦均抱在怀里。

    “爸爸!”

    “嗳!闺女!”纪彦均伸手抹掉西西小脸上的汗水。

    西西也用小手,给纪彦均擦汗:“爸爸,你热吧?”

    纪彦均笑:“热。”

    “我给爸爸、扇风。”说着就用小肉手当扇子给纪彦均扇风。

    纪彦均看着她小小的手,手背上数个小窝窝,稚嫩的很,却还在用力给他扇风,纪彦均心底软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谢谢闺女。”

    西西嘻嘻笑。

    纪彦均轻轻亲了她一下,说:“闺女,咱们回家好不好?”

    “好。”

    纪彦均一手抱西西,一手提着儿童自行车,边走边和西西聊天。

    回到家时,闻青正在家里煲汤,西西噔噔地跑到厨房,声音清亮地喊:“妈妈,妈妈。”

    “嗳!”闻青应一声,一转头就见西西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背带裤,小脸白嫩,眼睛灵动有神,好看极了,她弯下腰,凑向西西,西西垫着脚,小手捧着闻青的脸,在闻青脸上亲一下。

    闻青笑着说:“去玩吧。”

    “那,我去、找哥哥。”

    “去吧。”

    西西噔噔刚跑走,纪彦均就进来了,从闻青身后环抱住她:“青青。”

    闻青笑问:“东西收拾好了?”

    “嗯。”纪彦均分公司在异地开张,作为董事长他理应去露个面。

    “吃过饭走?”

    “嗯,媳妇儿,我舍不得离开你娘仨一分一秒。”

    闻青笑:“我们也舍不得你,尤其是西西,一会儿西西肯定会哭。”

    果不其然,饭后,纪彦均刚拉出行李,西西笃笃跑到纪彦均跟前,问:“爸爸,你哪儿去?”

    “爸爸,你要去出差吗?”衡衡也过来问。

    “哥哥,啥叫出差?”西西转头问衡衡。

    衡衡说:“出差就是爸爸要去外地住,外地吃饭,不和咱们一起吃饭了。”

    “爸爸不在家住吗?爸爸不陪我睡觉觉吗?”西西担心地问。

    “对啊,爸爸得过好多天才回来。”衡衡解释。

    西西昂头看纪彦均。

    纪彦均将她抱起来:“闺女,爸爸去赚钱,过两三天就回来。”

    “两三天”这个对大人转眼即逝的时间段,对小孩子来说,则是长得不得了了:“不要,不要爸爸走。”西西小胳膊紧搂着纪彦均的脖子。

    “听话,乖,妈妈哥哥在家呢。”纪彦均亲亲西西的小嫩脸,伸手捋一捋她的两个小辫子。

    “可是,我也要爸爸、在家。”西西撇着嘴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要纪彦均去出差。

    纪彦均心疼的不行,摸着西西小脸,温柔耐心地哄着:“西西不是喜欢花猫吗?爸爸给西西买,好不好?”

    “好。”

    “西西还喜欢花花是不是?”

    “嗯。”

    “那爸爸去外面给你买,买了就回来,好不好?”

    “好。”西西点头。

    纪彦均这才把西西放下来,对衡衡说:“跟妹妹好好玩。”

    “好,我带妹妹玩滑滑梯。”衡衡说。

    纪彦均亲吻了下闻青:“媳妇儿,这两三天辛苦你了。”

    “到了打电话回来。”

    “好。”纪彦均放开闻青,再次提起行李,才刚走到门口,只听哇的一声,西西大哭起来,哭着跑过来抱着纪彦均的腿:“爸爸,不要走,不要花猫,不要花花,要爸爸。”

    西西哭的可伤心了,小脸哭的通红,抱着纪彦均的腿不松手。

    纪彦均心疼地再次把西西抱起来,将行李扔到一边。

    闻青叹息一声。

    衡衡也叹息一声,妹妹太黏爸爸了。

    最后纪彦均把西西哄睡午觉,他才悄悄地出门,心里一万个舍不得,搂着闻青亲了又亲,闻青笑着说:“快走吧。”

    “媳妇儿,要想我。”

    “知道了。”

    纪彦均搂着闻青又亲了一会儿。

    纪彦均走了,闻青心里一空,想着家里还有衡衡西西,心里又温暖起来,不过俩孩子都在睡觉。

    闻青坐在客厅看书,不一会儿,一个小身影赤着脚匆匆忙忙地从侧卧跑出来:“爸爸,爸爸。”

    闻青抬眸喊:“西西。”

    西西转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闻青问:“妈妈,爸爸呢?”

    闻青没有回答,而是招手:“西西到妈妈这儿来。”

    西西乖乖地走到闻青身边,闻青把她抱在怀里,她还是问:“爸爸呢?”

    “爸爸去出差了。”闻青轻声细语地说,伸手摸着西西的小脑袋。

    一听爸爸出差去了,西西开始撇嘴,撇着撇着,眼泪啪嗒落下来。

    西西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由纪彦均带着,几乎寸步不离。衡衡小时候都单独住在水湾村几天过,西西却一天也没有离开过纪彦均,一睁眼喊爸爸,爸爸立刻出现,今天突然分开,西西很不适应很难过。

    “别哭,过两天爸爸就回来了。”闻青安慰。

    西西奶腔夹着哭腔,特招人疼:“我、想爸爸。”

    “爸爸也会想西西的。”闻青说:“如果西西一直哭,爸爸就不喜欢了,西西要让爸爸不喜欢吗?”

    “不要,我要爸爸、喜欢我。”

    “那西西不哭了,好吗?”闻青温柔地说。

    “好。”

    “乖,等爸爸回来时,看到西西吃的好,喝的好,胖胖的,爸爸肯定会笑的。”闻青笑着说。

    “我喜欢爸爸笑。”西西昂着小脑袋看着闻青说。

    “那西西喜欢妈妈笑吗?”

    “喜欢。”

    “亲亲妈妈好不好?”

    “好。”西西趴在闻青脸上亲了一口,闻青笑了,西西也笑了,随了纪彦均的长睫毛上粘着薄薄一层水珠,又可爱又可疼。

    闻青轻轻地给她擦眼泪。

    接下来的两三天西西都很乖,因为纪彦均出差,只有闻青一个人在家,为防止闻青劳累,纪彦均给闻亮、闻朋、姚世玲都打了电话,三人轮流来看闻青、衡衡和西西,每次来都带许多零食礼品之类。

    衡衡拆开就和闻青一起吃,西西则把零食、礼品都藏起来。

    等到纪彦均回来时,西西搂着纪彦均不放。

    纪彦均也不愿意放下西西。

    西西把自己小抽屉的礼品和零食都掏出来:“爸爸,你吃。”

    闻青在一旁说:“是妈和亮亮朋朋买的,衡衡的都吃完了,就她的全部藏起来,看来是留着给你吃的。”

    纪彦均看着西西问:“闺女,是留着给爸爸的吗?”

    “嗯嗯,都给爸爸。”西西笑嘻嘻地说,嘴角的两团小梨涡异常可爱。

    纪彦均却突然沉默了。

    闻青在一旁看着纪彦均,陷入沉思。

    如果上天没有给她重生的机会,她也不会明白,其实纪彦均的生活也是十分不易。活到了现在,她算是明白,不管是第一世还是第二世,她都有错,错在她活的棱角分明,又双眼模糊。

    人与人之间是非对错本来就不是泾渭分明的,何况她对纪彦均爱的方式有误,纪彦均对她爱的方式她又不明白,所以稍稍一点外力,就将二人打的溃不成军。

    现在想想,也许是第一世、第二世先走的都是她,纪彦均尝够了失去的痛苦,所以这一世分外疼惜她,疼惜她的孩子,舍不得他们受一丁点儿的委屈,也十分敏感。

    闻青很庆幸生了西西,西西爱笑,乖巧,和她一样贴心地爱着纪彦均,将他不安的心给安抚住。

    此时,纪彦均又被女儿感动的眼圈通红。

    闻青上前,搂着西西说:“西西真乖,爸爸可喜欢西西的礼物了。”

    西西嘻嘻笑起来。

    纪彦均擦了擦眼睛,搂着闻青说:“媳妇,谢谢。”

    闻青转头笑着说:“不然闺女就看到你哭了。”

    纪彦均笑。

    虽然这次西西没有看到纪彦均哭,但是最终西西还是看到过一次。

    那是西西去帝都上大学,纪彦均、闻青把西西送到南州机场。

    “爸,妈,不要送了,哥哥在那边机场等着我呢,不要担心我啦。”西西一手挽着纪彦均的胳膊,一手挽着闻青的胳膊,笑着说。

    如今西西是大姑娘了,出落的亭亭玉立不说,脸蛋胜似闻青,爱笑,浑然天成的亲和力,令她从初中开始就被人追,不过追求者统统被衡衡赶跑了。

    西西自己也是个有主见的姑娘,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明镜似的,一直以来在学校出类拔萃,口碑也相当好。

    “东西带齐了吗?”闻青问。

    “妈,你和爸都检查三遍了。”

    “万一忘了呢?万一真的忘了,你就在学校自己买,别省钱,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掖好,别冻着了,也别熬夜,没事别瞎逛,天黑就在宿舍待着,外面坏人多。”闻青一想着西西不在自己身边,那是一肚子的担心。

    “知道了,知道了妈。”西西搂着闻青,笑着说,一笑嘴角的梨涡就出来,闻青伸手戳一下:“别光顾着笑,我说的你要听。”

    “好。”西西笑的更乐了。

    纪彦均在一旁却不做声,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

    等到西西过安检,一回头就看到纪彦均眼圈通红,依依不舍地望着自己,她冲他们挥手:“爸,妈,放假我就回来。”

    在她快要看不到爸爸妈妈时,她突然看到爸爸在擦眼泪,而且不止擦一两次,她顿时心里酸酸的。

    旋即她想到小时候爸爸把她扛着肩膀上去散步。

    她想到爸爸每晚哄自己睡觉。

    她想到下雨天爸爸拿着伞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