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电视画面里,是余晚面对镜头时的平静模样。她今天出院,为了遮住胳膊和腿上的伤口,穿了宽松的蝙蝠衫和长裙。头发简单束成马尾,露出足够漂亮明艳的五官。记者的镜头下,她在认真的说:“真正该被谴责的,难道不是那些施暴的人么?为什么要来苛责受害者……”

    骆明川关掉电视,打开旁边的音响。

    是大气磅礴的黄河协奏曲。

    盘腿坐在地板上,他闭着眼睛倾听。

    所有音符幻化成惊涛骇浪,一波接一波,席卷而来,立体声格外震撼。

    他自小就喜欢音乐。

    老师夸他有天赋,还对父亲说,是个很好的苗子。骆萧就给他订做最好的小提琴,给他请最好的老师。

    后来韩思思在老宅*而死的时候,将那把琴带在了身边。一并带走的,还有她对丈夫的思念,对儿子的不舍。

    骆明川关掉音乐。

    他沉默的坐在那儿,耷拉着头,一动不动。

    有人敲门,进来。

    骆明川望过去,看着门边的瘦高身影,有些尴尬的喊道:“二叔。”

    季迦叶“嗯”了一声,视线拂过整理在旁边的行李和小提琴盒,问:“什么时候去巡演?”

    “明天。”

    季迦叶略略一停,说:“之前在医院仓促,很多事没有来得及向你解释。”骆明川没吭声,季迦叶又提议:“我们叔侄很久没有好好聊一聊了,明川,陪我走走吧。”

    骆明川抿了抿唇,答应下来:“好。”

    叔侄二人沿山道慢悠悠往上,骆明川一直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路。

    黄昏渐浓,晚风微凉,拂过或红或绿的山野,能听到叶片舒展的沙沙声。在这样的沙沙声中,季迦叶开口道:“明川,在小余的事情上,我要和你道歉。”

    他很少放下身段说这些话,骆明川怔怔抬起头。

    季迦叶说:“我当时回国要对付沈家,在一场拍卖会上认识了小余。”他一向不屑于解释什么,这次却耐下性子:“她是沈长宁的助理。沈家试图拉拢我,我和小余一起听过戏,出过海。而后有了项目的合作,我们一度走得很近。”

    他极少这样剖析,骆明川安静听着。他之前已经在那些报道上看过余晚和二叔的八卦,可亲耳听到季迦叶的坦白,却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

    因为骆明川知道的,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他的二叔绝不会这样解释,更不会小心翼翼的道歉。

    像是陷入了某些回忆,季迦叶轻轻蹙眉,继续道:“在这段关系里,我和她变得很亲密。可我们中间仍存在许多的矛盾和隔阂。我报复了她敬重的人,我害的她被孤立、被误会,所以,小余离开了我,而我又做了许多伤害她的事……”说到这儿,季迦叶顿住了,摸出烟,他也没点,只是说:“我更没想到,她后来会认识你。”

    季迦叶停下脚步:“那天在家里遇到你们,我很意外。明川,我根本不想伤害你。我曾答应过你父亲,要好好照顾你。我由衷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可是,当我知道她曾经遭受过的那些经历,我便不能了。”

    “明川,我对她做过许多过分的事,我想要弥补。”

    “明川,我其他的都可以给你,只有余晚,我是后悔的。”

    直视面前的人,季迦叶说:“所以,我这次要对你父亲食言了。”停顿两秒,他还是郑重的道歉:“对不起,明川。”

    松涛阵阵,这句话回荡在耳蜗里。

    骆明川不说话,只看着他。这是他的二叔,极少会说“对不起”的二叔。他专.制而严酷,还很冷漠,他不在乎任何人,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他。

    如今,又多了一个余晚。

    他将他们都放在心上。

    他为他带来的伤害,郑重抱歉……

    骆明川心底莫名酸楚,他不忍心季迦叶这样的。面前又是那座不大的寺庙,他走进大殿,上了一支香,拜了拜。回过头,骆明川也认真的说:“二叔,其实余晚从来没有对我敞开心扉,她一直在拒绝我。这么久,更像是我一厢情愿。”

    环顾面前这座庙宇,骆明川亦回忆:“二叔,你记不记得,那时候你最喜欢来的地方,就是这儿?每次找不到你,来这儿准能见到你。”

    季迦叶负手,淡淡的笑。

    骆明川说:“二叔,你真的不用说对不起的,我亏欠你很多,你对我已经很好了。我祝福你们。这么多年,你也该找个人定下来,你也该有人陪在你身边。”

    季迦叶顿了顿,说:“谢谢你,明川。”

    骆明川摇头,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