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鬼子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吧?”打天黑前便进山了,背着老沉的背包走了几个小时,他五十多岁的身板真还有些吃不消了。

    “收工?我看干脆收魂好了!”唐兵恶狠狠地,“首鼠两端!”

    话音刚落,哗啦啦……从左侧树丛里传出一阵响动,随即,是一阵“咯咯”的怪笑声。

    是方才那笑声,像钝刀子割肉。他们头皮一阵发麻,三盏手电筒齐齐射过去。

    老顾和唐兵的手电筒是平扫过去,老三则顶在脑门上。野兽藏在林子里里,凭手电筒光扫射看不真切。但大多的野兽瞳孔里有一层薄膜,能把收集到的光线反射出去。把手电筒顶在脑门上,直射就可以看到野兽眼睛的反光,并根据两眼间的距离,判断出野兽的大小。

    果然,老顾和唐兵只看见一片树叶晃动。

    “听说,莽山有野猪!”老顾相信有野兽在暗处窥视。

    “最多是野兔。”唐兵不很确定地说。

    老三看到的却是一团血红的光,有鸡蛋大。他脑袋一瞬间短路。在荒山野岭闯荡了多年,他从没见过这么夸张的兽眼,就算豹子、犀牛也没这么大。

    这是巨兽!而且是独眼巨兽!

    唐兵看老三目瞪口呆,戳了戳他的腰眼,“干嘛,魂飞胆丧的?”

    老三手一指,“那有……”再看时,那团血红的光倏忽不见了。

    “有什么?”唐兵问。

    “没了。”老三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胆子比鸡眼还小!”唐兵忿然道,“草木皆兵!”

    老三不这么想,他隐隐约约感到某种危机在逼近。这地方很邪乎!一念至此,他的腿一下子软了,“我们,别往前走了!”

    没等唐兵说话,老顾抢先开口了,“对,已经很晚了,我们就此安营扎寨吧?”

    “真不想跟你们同流合污了,丢人!”唐兵嚣张地说,“不行,我们得勇往直前!”

    “你怎么不上九天揽月?”老三抽出一把锋利的狗头刀,朝那边一块稍微平整的高地,一路砍去。

    “去吧,扎帐篷去!”老顾跟着去了。唐兵气鼓鼓跟在后头。

    三个人砍树割草整出块空地,竖起三顶简易帐篷,打下地钉扯住帐篷,并在四周洒下防蛇虫的硫磺粉。

    支好了帐篷,老三去小溪边洗漱,唐兵却窜上数米高的石壁,临溪而立。他先是睥睨四周,再垂头似是在酝酿什么,然后,猛地引颈长啸,声音犹如鬼哭狼嚎。

    唐兵长得天地动容,喜欢舞刀弄棍,早年拜老廖练气功,在打通任督二脉时,一不小心练岔了气,身上老有股气流从前胸向后背流窜,弄得五心六腑烦躁难安,非得半夜吼出来才好受些。

    这毛病不要他的命,但叫起来要隔壁的命。唐兵这才与老三殊路同归,结为驴友,隔三差五跑野外吼个荡气回肠。

    好容易唐兵的嚎声歇了,老三也洗漱完了,正回帐篷里去,没走几步,就隐隐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若有若无。荒夜里,这哭声分外瘆人。

    老三身上的汗毛都竖起了。先前是怪笑声,现在又有婴儿哭。鬼子寨,你到底藏了多少稀奇古怪的名堂?他撒腿便跑,迎面与唐兵撞了个满怀,像撞在一堵厚墙上。

    “干什么?”唐兵揉了揉撞痛的下巴,“没头没脑的!”

    老三哆嗦着说不出来:“那,那边……”

    老顾正好走近,也屏息细听,惊讶得差一点跳起来,“小孩的哭声!”三更半夜,荒山野岭的,居然有孩子啼哭。太匪夷所思了!

    “是不是野猪把人家的婴儿给叼来了?”唐兵的想法很直接。

    “也许是弃婴。”老顾不安地说,“莫非,这附近住了人?”

    唐兵跟老廖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艺高人胆大。他鼻孔里冷哼一声,觅声寻去。老三和老顾紧随其后。

    顺溪谷走了不到十米,唐兵在一个石壁前站住。声音像是从这发出的,不过,这会已无声无息。

    三人分头在附近找了找,没有住户。唐兵不甘心,又在旁边的荒草里翻来覆去,依然是一无所获。奇怪!明明听到小孩的哭声,却不见小孩的踪影。真是见鬼了!

    三人碰了面,唐兵想了想,说:“是不是石蛙的叫声?”

    老顾是资深驴友,经常露宿荒山野岭,见识多,他摇头否定:“石蛙的叫声不是这样。”

    老三点了一支烟抽上,思忖着说:“是娃娃鱼。”

    “娃娃鱼?”老顾琢磨下,觉得这说法靠谱,“对,像是娃娃鱼。”

    娃娃鱼是两栖动物,叫声很像幼儿哭声,喜欢藏在清凉的溪流或溶洞中。那玩意据说从前跟恐龙一块混,亿万年过去,恐龙灭绝了,它们则藏在石缝里存活下来。这就是低调的好处。

    “娃娃鱼有这么惟妙惟肖?”唐兵没见过娃娃鱼,但习惯抬杠,“信口雌黄!”

    老三恨不得将烟头弹他嘴里,烫了那条烂舌头。他说:“娃娃鱼是两栖动物,《本草纲目》里说娃娃鱼名叫大鲵,补肾行气,治气急败坏。”

    “忽悠我?告诉你,我读过函授大学,知书达理!”唐兵拿手电筒照老三的脸。其实他动心了,既然娃娃鱼补肾行气,反正带了野营炉头,逮一条炖了吃,兴许对岔气的毛病有用啊!他眼珠子一转,“老三,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饥肠辘辘了,我们逮一条吃好不好?”

    “娃娃鱼是野生保护动物。”老顾上前,“有点驴友的基本素质好不好?”

    “老顾,我特讨厌你上纲上线!”唐兵不乐意了,“亏你还是读书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懂不懂?”

    老顾辩解道:“我哪里强加于人了?我们做驴友的,要有节操……”

    唐兵来劲了,“你说我没有节操,是吧?告诉你,老顾,我气宇轩昂、根正苗红……”

    他俩抬杠多半会偏离主题,不欢而散。老三听任他们唇枪舌剑,躲一边抽烟了

    此时,起雾了,雾气一忽儿浓一忽儿淡,溪谷两边的树木虚无缥缈,似乎有神出鬼没。山风越来越冷,巨大的石壁投下的暗影彻底笼罩着老三,只看得见他嘴上那星烟火忽明忽暗。

    哭声又起,老三摁亮手电筒晃了晃,看到数米远巨石下有一个石缝,他蹑手蹑足走过去,弓腰用手电筒往石缝里照。缝口不大,与溪水连在一起,高及一米多,勉强可容一个人爬进去,里面却跟瓮坛似的别有洞天。

    老三往洞穴里定睛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他吓得倒吸一口力气。

    洞穴里有好几个奇形怪状的小矮人,大小不一,站的蹲的跪的都有,高的有一米多,矮的只有一尺;小矮人身上泛着一层暗绿色的光,像一具具僵尸,头颅尖削,前额突出,双目深陷,狰狞极了。

    小矮人有七个,不,是八个。幽暗中,水洼里一个黑乎乎的小矮人爬出水面,足足有半米长,它挪动短小的四肢,缓缓地抬起头,一对蚕豆大的眼睛闪着幽光。

    老三见势不妙扭头要跑,谁料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溪水里,惊恐地叫了一声:“啊——”

    黑乎乎的小矮人呀呀怪叫着,嗖的一下照他面目扑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