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4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狱,即牢狱,能镇恶囚罪!

    只见苏阳头顶高悬的善恶薄,仿佛拥有无限空间,能囚禁无数生灵,密密麻麻的激射出大量的锁链,凭空一卷,就把一只只恐狼,硬生生的卷入善恶薄之中。

    但,苏阳这种囚捕,并非无缘无故。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些被卷入善恶薄之中的恐狼,实际上都是隶属于那十只恐狼王的狼崽子。

    是的,万物自有规则,即便是神明也不例外,都在这规则管辖范围之内。

    不同的是,普通生灵是在规则内行事,而神明掌握的至高权柄,可以有限的掌控规则,使规则为祂服务,但不能抹去规则,及制定规则。

    而苏阳还做不到这种程度,他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或许掌握了一部分天地权柄,但也必须遵从这部分天地权柄的规则。

    正是这部分规则之中,代表着“大狱”二字的善恶薄,若想镇恶囚罪,也必须服从“大狱”二字的规则。

    狱,从?,从言,?为两犬相咬之形。

    故,“狱”之一字,表示以言论相互争斗,即诉讼、打官司。法官断案后,总有一方败诉,成为罪犯。罪犯就要判刑,入狱,所以“狱”字就引申为监狱、牢。

    因此,苏阳以刀化笔,代表着诉讼,取其鲜血代表被告人,“雷帝”的身份掌管大狱,代表着法官,口出律法,宣判其有罪,才可镇压囚禁在善恶薄之中。

    而十只恐狼王为主谋,隶属于它们的恐狼则是从犯,主谋有罪,从犯也自然难逃判罚。

    如此,苏阳抓了主谋,再宣布从犯有罪,两者建立了因果关系,完成判罚,善恶薄便能抓了这些恐狼进行镇压囚禁,无需再像恐狼王那般,取其鲜血,建立被告人的关系。

    这,就是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的能力,十分强大,但也符合一定的规则和规律,暗合苏阳的律法之道、刑典之道。

    目前,苏阳只能抓捕跟他等级相当的存在,如果更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能力,比苏阳更高一级的存在,恐怕也在劫难逃。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已经足矣。

    于是乎,就在这短短盏茶的时间里,整整数万只恐狼,加上十只恐狼王,全部都被抓入善恶薄之中镇压囚禁,整个战场都为之一清,三分之二的恐狼和十只恐狼王集体消失。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无不心头升起几分寒意,看向苏阳的眼神都变了,就连雪族都不例外,被苏阳强大的实力所震撼着。

    但,这只是开始,事情还没有结束。

    只见苏阳在抓了数万只恐狼,及十只恐狼王之后,苏阳纵身一跃,没入善恶薄之中,消失不见了。

    看到苏阳消失不见,一部分恐狼状着胆子试图撕碎善恶薄,救出自己的同族。

    然,当这些恐狼攻击过善恶薄之后,发现犹如攻击空气一般,爪子从上面直接掠过,未能对善恶薄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这一幕,让恐狼和雪族再次大吃一惊,有些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因为善恶薄本身就是苏阳的大道法则凝聚而成,并非真正的书册,介于虚实之间,唯有苏阳才可以掌握。

    否则,苏阳怎敢直接进入善恶薄之中,这不是给敌人制造机会吗?

    别说这些恐狼了,就算是天魔王、普罗托斯、三大主宰这般强大的存在,也别想碰到善恶薄一下,除非掌握有相应的权柄才行。

    那么,这善恶薄里面,究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善恶薄之中,自成一片空间,名曰:雷霆之狱。

    如果说雷帝是苏阳的力量核心,善恶薄是苏阳的大道具象化,那么雷霆之狱则是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的真正核心,也是其最强大的一面。

    因为,雷霆之狱不仅可以镇恶囚罪,还包含刑罚。

    是的,律法之道定罪,刑典之道主罚,雷霆则是苏阳的力量核心,三者合一就是雷霆之狱,能执掌雷霆之刑。

    只见善恶薄的空间之中,天空一片鲜红,滚滚雷霆时而炸亮,如暴雨一般落下,轰击在大地之上,耸立着的一根又一根尖锐的金属长针。

    这一根根金属长针,上面穿刺着一只只恐狼,而那些恐狼还未有死尽,被长针刺穿,痛不欲生,拼命的挣扎。

    其中,刺穿恐狼王的十根金属长针最大,被一只只小型的金属长针拱卫着,看起来十分的醒目。

    而这十只恐狼王的力量,也非一般的恐狼能够相提并论,疯狂挣扎,震的金属长针震荡不休,给人一种随时可以折断的感觉。

    这并不让人意外,苏阳的力量毕竟存在一个极限,并非是凭空存在的。

    更何况,镇压囚禁的监狱也有关不住的罪犯,只要有能耐就能够逃出去,甚至有些罪犯还能够逃脱律法的制裁。

    故,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虽然威力惊人,但并非无敌。

    这,也是为什么,苏阳在镇压囚禁这些恐狼,及十只恐狼王之后,还要亲自进入雷霆之狱,因为他必须用自己的力量来镇压敌人,操控雷霆之狱的变化。

    况且,一口气镇压这么多黑暗生命,即便是苏阳也有些吃不消,必须速战速决。

    只见苏阳如大帝一般,高高端坐在高空之上,挥斥道:“雷罚,起!”

    轰隆~!

    随着苏阳一声喝令,雷霆之狱再一次躁动了起来,无数雷霆夹杂着毁灭的气息,轰然落下,好似一条条咆哮的雷龙,激烈的轰击在一根根金属长针之上。

    刹那间,整个雷霆之狱一片灼热和炽亮,那根根金属长针都在发光发亮,好像是灯泡中的金属元素钨一般,升腾着极其恐怖的高温,烫熟了一只只恐狼。

    下一刻,惨叫哀鸣声连成一片,一只只恐狼惨叫着、挣扎着,最后灰飞烟灭,留下一个个黑暗生命残留物,全都成为过去。

    雷霆,足足轰击了一刻钟,至少降下了数万道天雷,每一击都蕴含极其恐怖的威能。

    因此,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过去,普通的恐狼死伤殆尽,不见一只,唯有十只恐狼王焦黑的还在拼命挣扎着,显现出惊人的生命力。

    见状,苏阳体内释放出来的神性更加强横,断喝一声:“雷罚,死刑,立即执行!”

    轰隆~!

    数千道、数万道雷霆再次躁动起来,如数千头、数万头雷龙,在天空之上不断的闪现,汇聚,融合在一起,最终化作十道惊人的雷霆,轰然坠落。

    刹那间,地动山摇,天威煌煌,十道贯穿天地的雷霆,仿若十根撑天之柱,刺目耀眼。

    而在这十道贯穿天地的雷霆之下,十只恐狼王当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血肉分离,骨骼龟裂,仿若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和折磨。

    直至,半刻钟过后,十道雷霆之柱的力量缓缓停歇,那煌煌天威暂时休止,十只恐狼王只剩下一幅幅布满裂痕的骨架,正在如灰烬一般缓缓飘散。

    死!

    十只恐狼王悉数丧命在堪比天威的雷罚之下,只余十块焦黑的碎骨状残留物,仿佛在表示着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这,便是苏阳如今的真正实力,驾驭着强大无比的天道法则,镇罪囚恶,行使天罚。

    简言之,只要被苏阳成功拉入雷霆之狱,即便是神子也要在劫难逃,这里就是他苏阳的主场,这里就是独属于苏阳一人的大狱。

    更可怕的是,苏阳的力量还未能达到极致,雷霆之狱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未来,随着苏阳的修为增长,待他成就先天大道之境的时候,善恶薄一开,即便是三大主宰、玉清天尊这样的存在,恐怕也难逃一死。

    当然,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强则强矣,却也不是无解。

    至少,“大狱雷帝”的力量并非苏阳追求的终极力量,仅仅只是自己力量体系的一个过度。

    毕竟,苏阳真正追求的不是那种还要把人拉入善恶薄之中囚禁,才可以动用浩瀚如天劫一般的雷霆轰杀大敌。

    故,苏阳真正追求的,是他所站立之处,就是大狱所在,能够直接行使天罚之力,一个意念就能够引来无数天劫雷霆降临,轰杀一切敌。

    对此,苏阳大概有一个预感,且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当成就先天大道之境的时候,整个力量体系差不多才会形成一个雏形。

    而如果苏阳真的想要如天劫一般,任意驭使劫雷轰杀大敌,化身真真正正的天劫,替天行罚,恐怕至少也得是神明的境界,才能够正式掌握这份至高无上的天地权柄。

    总而言之一句话,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

    苏阳到是想一步登天,只可惜天地间从未有这么好的事。

    因此,比起未来如何如何,不如给自己现在定好一个小目标,然后时时刻刻督促自己,朝着目标前进,才是苏阳真正应该做的。

    至于现在,苏阳的第一个小目标还没有达成,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解决好眼前之事。

    此刻,只见苏阳成功轰杀十只恐狼王,数万只恐狼之后,苏阳挥一挥手,收走大量的黑暗生命残留物,意念微微一动,就离开雷霆之狱,出现在善恶薄的旁边。

    而让苏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刚刚离开善恶薄的刹那,还未来得及观察一下四周目前的情况,突然一股彻骨的寒意,就这么直接在心中升起,强烈的超低温正伴随着某种神异,已然扩散至整个战场。

    寒帝?!

    刹那间,感受着自身快要被冰封的彻骨寒意,苏阳有感而发,目光微微移动,望向天空某处。

    下一刻,苏阳就看到一位宛若神灵一般的白发男子,平静的立于虚空之上,正向这边望来。

    这就是寒帝吗?!

    目光在虚空之上碰撞,那位白发男子在打量苏阳的时候,苏阳也正在打量着它。

    第XX章

    一袭白衣随风而舞,领口、袖口、衣摆处,有柔然洁白如雪一般蓬松的皮草覆盖,那是雪族独有的传统服饰,利用动物的皮毛进行点缀和修饰,给人几分暖意,也十分实用的能够抵御严寒。

    白发、白眉,就连皮肤也洁白如玉,隐隐约约之间好似能够看到晶莹皮肤下的血管,搭配那好似冰雕一般,如艺术大师仔细雕琢的身材比例和五官,给人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