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寒帝,号称堪比半个神子的存在,绝对是神子之下第一人的强者。

    苏阳虽然自负,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不如寒帝。

    尽管,苏阳也不清楚神子的层次究竟有多强,但是管中窥豹,天魔王、先天之灵等神子的强大,乃至普罗托斯,苏阳在他们面前,几乎生不起任何抗衡的念头。

    故,苏阳可以肯定他现在还战不了神子,即便是半个神子也不行。

    且不说别的,先前寒帝一个眼神,冰封数万黑暗生命,及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的一幕,苏阳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更甚之,在完成如此壮举,寒帝连神话形态都没有动用,实力绝对强悍的匪夷所思,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心悸。

    至少,苏阳自认除了动用一次泯灭劫力,目前他手段尽出,恐怕也奈何不得寒帝分毫。

    而一旦动用了泯灭劫力,恐怕就不是切磋,就是生死相搏了。

    毕竟,就苏阳目前的情况来看,泯灭劫雷乃是苏阳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压箱底本领。

    由此可见,苏阳和寒帝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最后,苏阳还有一点没有判断错,寒帝除了本身足够强大之外,站在冰封雪原之上的寒帝恐怕更强大,且强大到就算是天魔王来了,恐怕一不小心也要翻车。

    是的,冰封雪原蕴含有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超低温,所以寒帝才会把自己的修行道场定在这里,并从大黑暗时代初期开始,就远离纷争,一心一意在这里借助神子的脐带,吸收这里的低温进行修行,并领悟绝对冰封层次的神明之力。

    因此,冰封雪原是寒帝的主场,它在这里恐怕不只是半个神子的战力,估计跟真正的神子都无差,能够借助神子的脐带,在这里拥有取之不尽的力量,每一击都达到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力量。

    可以说,苏阳是真心不想跟寒帝打,尤其是在冰封雪原之中跟寒帝打,这绝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还好,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场战斗,仅仅只是跟寒帝切磋,对方仅仅只是想要称量一下苏阳是否有合作的资格,天道修行之法对它是否真的有帮助。

    故,这一战可以说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苏阳是否能够通过这一战,来“说服”寒帝,让它看到真正想要看到的。

    可,话虽如此,并不代表苏阳愿意输。

    既然要打,那就要打一个痛快。

    且,于今日,此刻,好好的领教一下神子层次的战斗力,究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及自身与神子,究竟还存在多大的差距。

    ……

    只见苏阳说动手就动手,且出手便是全力,二话不说,直接开启神话形态。

    斩!

    天威煌煌,苍雷宝刀引动滚滚雷神,就见一道道血红色的天道劫雷相随,化作极致的惊鸿,刀斩寒帝。

    可,就在这个时候,彻骨的寒意突然在苏阳的心中浮现,好似冰冷孤寂且没有任何温度的宇宙,给人一种生命凋零,于此绝迹一般的感觉。

    下一刻,就见苏阳双目一暗,仿佛真的陷入无光冰冷的黑暗宇宙,当场冰封,化作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冰雕。

    而在这时候,寒帝甚至连动都未动一下,只是一双眼睛,泛滥着无穷的寒意。

    一切,看起来还是那般诡异,还是那般毫无预兆,甚至让人根本无法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待警觉之际,就已经被彻底冰封,化作没有任何生命力的冰雕。

    甚至,明明知道寒帝有此能力,苏阳早就已经提防的情况之下,结果还是没能防住,于一瞬间被冰封成蓝汪汪的冰雕。

    然,这又如何?

    几乎就在苏阳被完全冰封的一刹那,一股磅礴而旺盛的刀意从苏阳意念之中爆发,令天地都为止一亮。

    随即,风停,雪歇,万物万象都被一分为二。

    包括寒帝在内,它都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斩开,入目细微处,能够观察到世界交错的情景呈现,包括那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黑色雪花,及天空、大地、山峦。

    好刀!

    寒帝也禁不住心中赞叹一声之际,就觉得眼前一亮,那冰封住苏阳的绝对寒意,突然间一分为二,苍雷宝刀散发着绝世的锋芒,还是那么一往无前的斩向寒帝,并有那滚滚雷霆相随而至。

    刹那间,生死逆转!

    先前还是寒帝一举再次冰封了苏阳,但这一刻换成苏阳一刀逼近寒帝,绝世刀锋一往无前,成功把寒帝逼上绝路。

    但,面对这锋芒的逼近,寒帝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动于衷,神色、心境、乃至精神都始终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如永远不会化开的坚冰,冷酷、无情、没有任何波动的绝对冷静。

    处于这种状态之下,寒帝自然连恐惧都不存在,平静无比的注视着苏阳劈斩而来的绝世刀锋,无比冷静的调动着体内的寒劲,一丝不差,分毫不错,恰巧赶到苏阳这一刀快要临面之际,仿若能够为万物带来终焉的寒潮,于身前汹涌,化作一块巨大的水晶雪花,透着至寒至阴的蓝色,稳稳当当的如盾一般挡在面前。

    铮~!

    看似脆弱的水晶雪花,一片湛蓝,给人一种美丽又脆弱,不忍破坏的感觉。

    可,偏偏苏阳这绝世一刀斩在水晶雪花之上,竟然无法伤其分毫,甚至连刮痕都没有出现,仿佛斩在一块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冰层之上,无法破开不说,反而双手震的发麻。

    不,不仅于此!

    湛蓝色的水晶雪花蕴含一股更加强大的极寒之力,那是神明层次的力量,冻结万物,生命凋零,万物迎来终焉。

    现在,这股力量顺着刀锋飞快蔓延,转瞬间就布满刀锋,寒霜一片,并顺着刀柄冻住苏阳的双手,直至蔓延全身。

    奇怪的是,这股寒意蔓延之下,苏阳竟然无动于衷,仿佛被冰封的不是自己,嘴角挂着邪笑,说道:“我观你三次冰封,第一次冻结数万黑暗生命,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第二次于你、我交谈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兆,就被你冻成冰雕;第三次就在刚刚,还是那般诡异,几乎没有任何预兆,待警觉之际,已经被你冰封。你说,我观你三次冰封,亲身体验两次,还会那么容易中招吗?”

    寒帝冷漠的扫了苏阳一眼,轻吟道:“不会!”

    几乎就在寒帝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即将被冰封的苏阳突然炸开,狂暴的天道劫雷冲天而起,在那煌煌天威之下,天地一片猩红,好似浩劫降临。

    嗡嗡嗡~!

    但,寒帝还是面无任何表情,仿若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一切,几乎在雷霆炸裂的瞬间,双臂快速一展,一道道冰晶雪花飞快的凝固而成,大小不一,涌动起来,宛若雪崩,硬生生挡下苏阳炸裂的天道劫雷,甚至还反方向压制回去,吞没覆盖。

    机关算尽,苏阳这一记雷霆分身用的很巧妙,结果却还是未能奈何寒帝分毫,对方就像是巍峨不动的雪山,不动时高不可攀,动时天崩地裂,宛若雪崩,滚滚雪潮毁灭天地万物。

    厉害啊!

    不愧是号称半个神子的半神第一人,战斗力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甚至打到现在,连脚步都没有挪一下,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恐怖了。

    然,这又如何?

    虽然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可是苏阳却成功逼得寒帝出手。

    要知道,先前数次交手,寒帝一直负手而立,只是用眼神跟苏阳交战,包括冰封数万黑暗生命,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的时候亦是如此。

    毫无疑问,现在苏阳成功逼的寒帝直接动手操控极寒之力战斗,已经是进步很多。

    可,仍然不够!

    现在也仅仅只是逼得寒帝动手,人家仍然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过,这对于苏阳完全就是莫大的耻辱,什么时候堂堂苍穹之主,连逼得敌人动一步都做不到?

    轰隆~!

    就在寒帝控制着极寒之力化作的寒潮,如雪崩一般扑灭苏阳炸碎的冲天雷霆之际,苏阳突然出现在寒帝的身侧,弯身,出刀,如一道比光还快的惊鸿。

    寒帝似乎早就觉察到苏阳的存在,不紧不慢,挥手一划,寒潮翻涌,雪崩立至,涌向再次袭来的苏阳。

    同时,寒潮雪崩尚未完全笼罩苏阳,恐怖的极寒之力已经汹涌而至,提前一步冻结苏阳,一层层寒霜开始覆盖。

    轰隆~!

    就在这时候,苏阳再一次炸碎,猩红如血的雷霆,夹杂着煌煌天威,冲天而起,毁灭四方。

    这种情况简直就等同于一枚核弹在寒帝的身旁炸开,普通半神恐怕早就已经被重创。

    但,寒帝仍然无动于衷,翻掌一压,雪崩扑上,夹杂着恐怖的寒潮,成功的压制住蕴含有煌煌天威的雷霆。

    很显然,这一次苏阳又失败了,为了伤害到寒帝,也未能逼退寒帝半步。

    既然如此,一次不够,那就再来几次。

    轰隆~!

    雷霆分身从四面八方出现,穿破寒潮,撞破雪崩,出现在寒帝的四周,虚虚实实,真假难辨,仿佛自爆士兵一般,冲到寒帝身边就挥刀一斩,斩不了就立刻自爆。

    刹那间,无数道猩红如血的雷霆,把雪境映成一片鲜红,升腾的高温焚天煮海,天地大变,宛若末日降临,炼狱在人间。

    面对如此恐怖的高温,一点都不逊色极寒之力的天道劫雷,寒帝也禁不住皱了一下眉,万古不化的扑克脸出现了一丝本不应该存在的意外。

    直至,在前仆后继的雷霆分身轰击之下,寒帝终于漏了半招,一道绝世刀芒,夹杂着煌煌天威,直突破极寒之力的封锁,于大雪纷飞之间,斩向寒帝的胸口。

    这一下,绝对冷静状态下,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寒帝,面对这一刀,经过计算之后,无比确认,凭自己调动极寒之力的速度,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念及此,寒帝当机立断,脚下一踏,如踩冰刀,优美一错,轻轻松松的成功避过苏阳这一刀,依然还是那么从容不迫,依然还是那么的毫发未伤。

    但,寒帝动了!

    从用一个眼神与苏阳对战,到用双手指挥极寒之力与苏阳对战,整个过程都始终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可,现在,寒帝动了!

    为了避过苏阳这绝世锋芒的一刀,寒帝也不得不暂避锋芒,无法再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能老老实实的避过这一刀。

    但,仍然不够!

    皆因,这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地方!

    与寒帝一战,在直面寒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