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三天后,何家酒店张灯结彩,百米红毯,十多名有头有脸的澳门权贵,指挥数百名工作人员干这干那,他们为将要来临的一场婚礼准备,人员之多,规模之大,可谓是百年罕见,当年的总督和现在的行政长官都没这奢华,顿时引得整个澳门关注。

    数不清的市民和游客,看着金碧辉煌人来人往的酒店,还有渐渐摆明停车场的豪车,纷纷投去羡慕的复杂目光,显然人生第一次遇见奢华婚礼,所以都拿出手机进行拍照或合影,向亲朋好友分享这一份喜气,一时之间,网络处处转发大婚照片。

    宋青官和何可人的婚纱照也四处疯传。

    不少人对两者结合充满着疑问,因为在他们的印象和认知中,何可人是何赌王最心爱的女儿,即使何子华已经挂掉,何可人依然是没有水分的豪门千金,而宋青官于他们却很是陌生,至少在日常生活和媒体中,他们并没有听到宋青官三个字。

    因此很多人都下意识认为,这是一场公主跟马夫真爱的故事,如果不是真爱,何可人为什么会下嫁宋青官呢?只是当他们知道宋青官是李氏集团最大股东,知道他跟京城赵恒的关系之后,一个个又露出恍然大悟神情,不再觉得宋青官是高攀何家了。

    在市民议论纷纷的时候,何家花园正宾客云集,名媛千金都相续出现,站在何可人身边自成闺蜜,或拿出昂贵礼物相赠,或对婚礼出谋划策,一堆年轻女子扎堆的地方,总是青春无敌朝气蓬勃,送亲的场面可谓异常热闹,可何家亲属大多强颜欢笑。

    他们一个个心存忧虑,目光时不时瞄向外面,像是在期盼什么,三五成群的名媛千金开始没有太多在意,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她们也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迎亲的队伍迟迟没有踪影,门口礼炮一直安静屹立,再拖下去,就要过了吉时。

    怎么回事?

    不少人心里都生出了疑问,花园里的喧闹声渐渐消散,众人翘首眺望园外与住宅区大门相通的车道,别墅二楼的卧室里,林欢媛等几个姐妹为何可人整理婚纱,轻声呢喃分享她的幸福,几个何家长辈也反复唠叨婚礼中该注意什么,忌许什么。

    被批准最后一次回澳门的何母则坐在角落单人沙发,心不在焉跟几个亲戚寒暄后,目光就扫过女儿和外面的宾客,随后开始望向墙壁上的挂钟,心里想着还没有动静的宋青官,心乱如麻,急需要这一场婚礼奠定安全感的她,很难承受计划外的变故。

    虽然何家成员告知宋青官已从黄大仙庙回来,赵恒也决定婚期如常举行,可两人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进行爱的宣言,她就觉得始终差一点火候,她也无法轻轻松松回加拿大,没有宋青官岳母这一个称呼,何夫人就觉得自己分分钟会被赵恒沉入海底。

    “可人,你没事吧?”

    在何夫人转动着念头的时候,善解人意的林欢媛端来一杯温水,放到脸色苍白的闺蜜手上开口:“时间还早,你要不回房间休息一下?新郎来了,我再告诉你!”她挤出一抹微笑:“今天是你大喜日子,注定要折腾一天,你需要保存点体力。”

    何可人没有理会林欢媛的话,只是把幽怨目光望向窗外,端着水杯久久无语,良久之后,她才看着西移的太阳苦笑一声:“时间还早?日头高悬,都快中午了、、、”她不死心的看着林欢媛补充一句:“媛媛,你不是说他从庙里回来了吗?”

    “是的,他早从庙里回来了。”

    林欢媛避重就轻回应一句,从庙里回来却不代表宋青官已经想通,赵恒说如期举行婚礼,却不代表他会强制宋青官迎娶,毕竟后者是他的兄弟,相比何夫人的安全感,他更在乎自家兄弟的感受,只是看着闺蜜伤心的样子,她又只能挤出笑容:

    “放心吧,他一定会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摸出手机扫视一眼,想要看看赵恒他们有没有反应,十分钟前,察觉不对劲的她给赵恒发了信息,可是打开手机却不见回应,林欢媛眉头轻轻一皱,忐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此时,何可人已挪移脚步站到花园阶梯上面。

    她在数百人的复杂目光中等候,几个闺蜜靠前想要说什么,却被她摆摆手示意没事,走来的何夫人见状摇摇头,最终散去开口的念头,花园拥挤了数百人,清晨的喜悦,婚礼的兴奋,已被新郎无影的忐忑冲散,谁都担心今天会是狗血的失约场景。

    看着静悄悄的来路,以及缓缓转动的时钟,何可人一点一点陷入绝望,最终闭眼,两颗晶莹泪珠滑落。

    “老三究竟跑去哪里了?”

    此时,缓缓驶向何家花园的陆军一号上,赵恒靠在舒适的座椅上,给林欢媛发了一个安抚信息后,他就扭头望向身边的越小小和乔运财:“他这两天情绪不是不错吗?也答应咱们准时迎娶何可人,怎会临时又跑掉呢?小小,再给他打打电话!”

    越小小呼出一口长气,拿出手机拨打熟悉号码,良久后苦笑一声回应:“电话依然关机,这可是第十八遍了!”她叹息一声:“就是因为他这两天情绪太好,我们都以为他已经想通,不会让婚礼再有什么变故,所以早上出去吹吹风也没有阻止。”

    “谁知这一走就消失了!”

    乔运财拿起一瓶净水,往嘴里灌入一大口附和:“是啊,谁也想不到老三玩这一出,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他要么不下山逃婚,要么想通迎娶可人,如今生出这个变故,我是真的想不通,不知道他遭受什么刺激,临门一脚胆怯,留下这个烂摊子!”

    赵恒揉揉有些疼痛的脑袋,轻声抛出一句:“算了,先别分析他的心理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他出来,全力以赴完成这一场婚礼,不然何可人要伤心欲绝何家也会怨言,当然,也要做好两手准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