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角色番外:最后的较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角色番外:最后的较量

    “苗王,谢谢你!”

    苗疆,小诊所,百狗剩从孟屠光手里接过一个药瓶,里面是后者刚刚配制好的八颗药丸,眼里流露一抹感激:“我替恒少和青官谢谢你了,待我回去给宋青官解完毒,我就回来跟你商议合作计划,希望我们可以和平共处,不被幕后黑手算计!”

    孟屠光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只是吧嗒着嘴里的烟斗:“八颗药丸,每天一颗,期间注意身体保暖和清淡饮食,最多一个星期就可以化解身上毒素!”他迟疑一会又补充一句:“虽然宋青官中毒蕴含弯弯道道,但希望恒门不要为难无辜的苗人!”

    百狗剩握着带点冷意的药瓶,声音平缓而出:“苗王放心,我们对事不对人,恒门会全力追查宋青官中毒一事,找出凶手给宋青官一个交待,但不会借题发挥伤害苗人!”接着他眉头轻轻一皱:“苗王,我想要询问一事,这一线牵,有几人会用?”

    “屈指可数!”

    苗王似乎早料到百狗剩的问题,脸上划过一抹无奈,随后又吐出一口浓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把会使用一线牵的人圈出来,然后从中找出下毒的凶手,这是一个简单却有效的法子,只是原谅我无法向你提供名单,不是我要包庇凶手!”

    在百狗剩竖起耳朵安静聆听中,孟屠光看着他抛出一句:“而是我想要亲自解决这个问题,我要最小代价最小影响除掉隐患!”他还伸手一拍百狗剩的肩膀:“另外,替我跟恒少说一声,你们不用费心,这事我会处理好,一定会给恒门一个交待!”

    老人脸上带着一股伤感,他对苗人有着深厚情感,始终不愿他人介入纷争。

    “好,我把话带给恒少!”

    百狗剩揣入药瓶轻轻点头:“恒门会给苗王空间的!”

    孟屠光脸上掠过一抹自嘲,吧嗒着烟斗苦笑一声:“想不到我的一线牵,不仅放倒了林小姐,还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香港,结合袭杀你我的雷霆行动,看来真有人想要我死了,而且挑拨离间者十有*还是苗王寨的人,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难得的平静,又要失去了!”

    他的神情有些落寞言语也格外惆怅,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不问世事却依然麻烦重重,更没有想到是自己人捅刀子,他此生最不愿看到苗人相残,可是如今局面却清晰告诉他,一场阴谋正在暗中酝酿,尘封多年的一线牵连连呈现,佐证着他的推测。

    他不怕死亡不怕麻烦,却不愿再见历史血腥重现,所以与其等恒门追根究底报复,还不如他亲手来清理门户,百狗剩知道他的意思,清秀的脸上如水平静:“苗王放心,恒少虽然心狠手辣,但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他不会借题发挥的,你放心!”

    “只要苗王自清,城寨必会无事!”

    百狗剩给苗王一颗定心丸,让他不用担心来自恒门的报复,赵恒中午跟他连线观察宋青官病情,他一眼就看出后者是中了一线牵,还意识到苗人跟宋青官打架绝非表面简单,更清楚知道一线牵跟苗王有密切关系,不过他没有过度推敲其中缘故。

    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去给宋青官解毒,于是找到苗王把事情全部告知,还恳求后者援手给予解药,孟屠光见到宋青官的视频后,也没有太多扭捏和推脱,马上进入药房配制解药,最终弄出八颗药丸给百狗剩,如此诚意,让百狗剩心里涌现出感动。

    这也让他决心阻拦赵恒对苗王寨下手,尽力减少无辜者的横死,来报答苗王的两次援手,事实他也罕见向赵恒进言,迟缓华军向苗疆的调动,要知道,当赵恒从他口中知道,宋青官所中的毒跟林凌心一样,赵恒就想要铲平兴风作浪的苗王寨。

    念头转动中,孟屠光踏前一步,拍拍百狗剩的肩膀开口:“你早点去澳门吧,担心迟了会有其余变故,而且毒素成分不知有没有改变,不及时掌握宋青官的情况,怕会生出不必要的危险!这里有我看着就行,虽然我老了,但骨头还有两斤的。”

    “居心叵测者想要啃掉、、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百狗剩一握老人手背:“苗王一切小心!”对方敢假扮百花门子弟来袭击苗王,清晰的说明了两点,一是幕后黑手挑拨离间双方关系,二是昭示对方不惧苗王,袭击者竟然不把苗王放在眼里,区区一次失败绝不会罢手,势必还会有更猛烈报复。

    “很多人想要我死,包括当初的乐神子、、、”

    苗王把烟斗放在嘴边,轻描淡写的抛出一句话:“可是我都活得好端端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安危,你就安心救你兄弟吧!”接着他也抬头望向窗外阴沉的天空,干瘪的嘴唇抖动一下:“我也该回城寨了,那里的人,那里的景,都有点陌生了!”

    “苗王,要不你等等我?”

    百狗剩神情犹豫了一下:“等我从澳门回来,咱们一起去苗王寨,挖出凶手,签订协议,把整个苗疆的局势稳定下来!”他的眼里流露出一股担心:“你说过,一线牵是你独门蛊毒,只有你和三大护法会用,也就是说,凶手大概是你的爱徒!”

    他低声喝道:“虽然不知道他挑拨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竟然无惧恒门和苗王的权威,更不在乎使用一线牵带来的暴露,那就表明他铁了心要鱼死网破,你回去,危险很大,一不小心你就会被他所害,毕竟你不问世事多年,很难窥探三大护法人心。”

    “可能是一人背叛你,也可能是两人联手,更可能他们都想要你死!”

    百狗剩捅破其中凶险,虽然孟屠光是受苗人敬重的苗王,但利益所趋,很多事情说不清:“你回去,凶多吉少,你不如留在诊所,不,去百花门呆几天,待我从澳门回来,我再跟你一起回城寨解决事端,唯有这样,你的危险才会降到最低!”

    “再凶险也要回去,那是我的家啊!”

    孟屠光摇摇头:“放心,我有分寸!”

    百狗剩挺直身躯,压低声音:“苗王,你是否有幕后黑手的影子?”

    孟屠光嘴角牵动了一下,避重就轻地回应:“有没有影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把此事摆平,你就不要再想着幕后黑手了,你负责救人,我负责缉凶,等你从澳门回到苗疆,你会发现,再也没有凶险没有袭杀,我们也可以坐下来签订协议。”

    “就这么定了,你赶紧回去吧!”

    说完之后,他也不待百狗剩回应什么,转身就离开了房间,百狗剩看着渐渐远去的老人,还有惆怅落寞的神情,心里微微一颤,似乎看到了老人日薄西山的暮气,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叹息一声,摇摇头准备离开小诊所。

    他知道老人的固执,只能寄托老天庇护了。

    也不知是否天气阴沉的缘故,当百狗剩站在院子中的时候,整个诊所变得安静起来,不仅见不到病人的影子,连四周鸟儿都安静了不少,而苗王呆呆看着栅栏入口,脸上如水平静,烟斗却更盛浓烟,大黑狗则神情警惕盯着前方,宛如发现了什么。

    百狗剩见状止不住轻皱眉头,他嗅到了一抹危险气息,于是目光凌厉的再次环视四周,神经也无形中绷紧。

    吸烟的老人则没有反应,只是盯着一只惊飞鸟儿凝视。

    “嗖!”

    念头刚刚闪过,一记刺耳锐响破空传来,百狗剩脸色巨变,向发呆的苗王大喝一声:“小心!”话音未落,人已经猎豹一般扑了过去,挪移过程中,百狗剩已能见到两点寒光,直取站立的孟屠光,他双脚猛地一弹,扑在老人身上,向一侧滚去。

    几乎刚刚离开原地,两支弩箭就钉了过来,咄咄两声,地上顿时多了两个小洞,碎片四溅,弩箭也入土三分,昭示出力劲的霸道,还没等翻滚的百狗剩拉着苗王起身,半空再次锐响刺耳,一大篷利箭又罩了过来,百狗剩右脚猛地踢出临近一个箩筐。

    “扑扑扑!”

    利箭几乎都射在箩筐上面,把它穿出十几个触目惊心的窟窿,百狗剩趁着这个空档,拉着苗王往后面一滚,残存的两支利箭贴着他头顶过去,有惊无险的化解对方这轮射杀,不过袭击者没有太多沮丧,只听空中嗡的一声,又是十多支利箭压了过来。

    百狗剩脸色巨变,竭尽全力躲避。

    “扑!”

    只是他身法虽快,还是快不过利箭,只听到嗤的一声脆响,肩头一震,一痛,中了一弩,一抹鲜血流淌了下来,随后感觉肩头微麻,百狗剩大吃一惊,暗想硬弩上莫非有毒?他翻滚躲避的功夫,已经见到草木丛中暗影重重,远处更是草木翻滚。

    数不清的敌人显身,态势比上次更凌厉。

    命运还真是狗娘养的!百狗剩心里划过赵恒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本以为小诊所遭受过一次袭击,对方还丢下二十四具尸体,幕后黑手不会再跑来下手,谁知对方却再度进攻苗王和自己,偷袭场景跟上次几乎一样,相似手法昭示出对方的狂妄自大。

    莫非已有对付苗王的十足把握?

    脑海转动念头之余,他也庆幸昨天送走林凌心。

    苗王开始见到百狗剩扑来微微一怔,不等询问出口就已经被百狗剩扑到在地,还在地上翻滚了几圈,随后就见到百狗剩肩头冒血,脸色微微一变,向前方望过去,眼里也多一抹讶然,只因为这一会的功夫,最少有十数人冲了过来,一个个气势如虹。

    而远处,更是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手。

    连续三轮暗算不成,敌人就直接现身肉搏,两名面具男子更是一马当先,在百狗剩往嘴里塞入一颗药丸时,两把苗刀向他的脑袋无情斩了过去,裹起一阵凌厉的杀气,脸色巨变的百狗剩来不及起身,单脚猛地一勾,像是镰刀一样绊倒一人。

    那人闷哼一声向前扑倒,第二人来不及收刀,刀锋惯性落下,竟然狠狠斩在同伴的脖颈上。

    一股鲜血迸射出来,受伤男子先是一怔,随后觉得脖子一痛,低头望过去,只见到一把苗刀入肉,眼睛顿时涌现一股震惊,接着,他像是铁塔一样倒了下去,出刀者见到雷霆一刀不仅没有杀掉百狗剩,反而把自家同伴砍死了,脸上涌现无尽悲愤。

    “杀!”

    他手腕止不住一抖,想要拔刀再斩百狗剩,这个空档,百狗剩已经夺下死者的苗刀,没有半点停滞,反手一掠,苗刀瞬间划过袭击者的腹部,衣服和肌肤破裂,多出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随后,血液从伤口中涌了出来,喷洒在百狗剩的衣衫上。

    血如桃花!

    “砰!”

    百狗剩一脚把他踹出,砸翻后面涌来的三人,身子弹起,又是雷霆一刀,又有一人惨叫倒地,同时,三枚绣花针弹射出去,两名冲来的袭击者身躯一震,齐齐发出一记凄厉惨叫,接着就捂住眼睛连连后退,无形中迟缓后面压过来的同伴脚步。

    “苗王,走!”

    暂时遏制住敌人冲势的百狗剩向苗王吼出一句,他虽然知道孟屠光用毒实力不俗,可是对方敢再度出现这里还攻击,那就意味着有一定法子抗衡苗王毒术,更意味着双方很大概率要近身战,他没见过苗王出手,所以出于安全考虑就让他后撤。

    孟屠光也极其干脆,一个翻身起来就向后撤离。

    “杀!”

    敌方虽然横死数人,可他们却没有退却,也就片刻地功夫,又有七八名面具男子近身,这七八名男子毫不犹豫地出手百狗剩,清一色苗刀,霍霍生风,百狗剩来不及多想,双脚连环踢出,再次踢倒了一人,在他闷哼倒地时,另一人从侧面压来!

    一刀劈出。

    百狗剩不退反进迎接过去,虽然肩膀有伤,但他知道此时必须展示惊人实力,这样才能威慑其余敌人,随着一声刺耳惊心的脆响,袭击者那把杀意滔天的苗刀,就像是断了翅膀的鸟儿,以两截不同形状的姿态,中分断裂,旋即,一颗头颅横飞而出。

    在半空中,那头颅的眼睛,闪动着震惊,那头颅的双唇,兀自出不甘的赞美,他脸上的神情是无比不甘和惊恐,一起远去的还有荣华富贵、美女金钱,在他脑袋落地四五秒后,他没头的身子才在风中摇晃着倒地,喷洒中满腔热血,让其同伴震惊。

    “嗖!”

    就在袭击者身首异处倒地时,只听嗖的一声锐响,火光四溅,不远处,一名握着弩箭偷偷瞄准百狗剩的面具男子,双眸凸出,嘴角溢血,喉间多了一支弩箭,原来百狗剩早就锁住要偷袭的他,忍痛拔出肩头地弩箭,甩手掷在袭击者的咽喉上。

    下一秒,百狗剩右手抖动,苗刀划出几道凌厉光芒,挡住四把递过来的利器。

    只听到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四把刀纷纷弹开,百狗剩再次出手,取地却是下三路,只听到惨叫声不绝于耳,三人躲避不及,已被他手中苗刀划中腹部,闷哼着四散倒下去,百狗剩连杀三人却没半点停滞,翻身跃出,大喝声中,一个后仰。

    手中苗刀却是无声无息地戳了出去。

    “扑!”

    一名偷袭的面具男子一刀刺空,想要上前再度攻击,却被一刀击在胸口,惨叫着倒飞了出去,落地之时,一个血洞赫然入目,眼看不能活了,百狗剩再杀一人,却依然没有半点高兴,因为这一会的功夫,敌人又涌上不少,渐渐要形成合围之势。

    百狗剩挥舞苗刀又撂翻三人,同时左手连连挥出,在空中弹出了两道粉末,尽管手脚几乎齐用,可遇到这种敌人的时候,他还是嫌施毒有些太慢,他还向苗王方向瞄了一眼,老人已经退入了吊脚楼,像是相信百狗剩的能力,也像是要置身度外。

    敌人也奇怪,并没有向苗王进攻,只是远远围住,更多精力放在百狗剩身上。

    “杀!”

    厉喝声中,百狗剩又踢起一把苗刀,双刀在手,斗志更加昂扬,挡开三支射来的弩箭后,就对着涌来敌人无情斩出,随后往苗王方向撤过去,他想要退回到吊脚楼跟敌人迂回,手中双刀翻飞,敌众虽不想退,却是不由自主的倒退,毕竟刀光猛烈。

    只是一杯茶的功夫,百狗剩就已经血染衣襟,硬生生的杀出十多米道路,但面具男子依然嗷嗷直叫围攻,一副不死不休的态势,百狗剩眼里闪过一抹诧异,袭击者虽然看得出是死士,战斗力也不弱,可还是没想到,天底下有如此不要命之人!

    这些敌人好像赶着来送死!

    最让他神情凝重的是,自己虽然双手持刀,但不代表没有多余动作,这一番对战,他敢拍着胸膛保证,方圆十米已经是毒粉密布,可敌人却还是没有倒下,难道他们有何克制自己毒粉的秘诀?想到这里,他嘴角牵动一下,随后双手向上一抬。

    十根极细的银针从袖中飞了出去。

    银针空中一晃,没入了三个袭击者的体内,但他们还是毫无感觉态势,前仆后继的冲上来厮杀,百狗剩的呼吸变粗,但很快恢复平静向后厮杀过去,再杀两人后,手臂有些酸软,特别拔出弩箭后,血流不止,他就算铁打,还有多少鲜血可流?

    “嗖!”

    又是十余米路程的激战,寸土寸血,百狗剩脸上多了一抹无奈之意,几次想要独自杀出重围离去,但想到孟屠光又只能按照原计划撤向吊脚楼,以他的身上和毒物,他有十成把握从侧面杀出血路离开诊所,只是他一旦跑路,孟屠光就变得生死难测。

    所以百狗剩无法一人离开,毕竟孟屠光把他当成了朋友,还给了他一线牵的解药,而带着苗王杀出重围,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当下只能一边激战一边想法子破局,念头转动中,百狗剩发现一人吼出一句,苗刀高高举起,向他视死如归地冲过来。

    百狗剩眼里腾升一抹警惕,没有给对方近身的机会,左手苗刀倏然击出,正中袭击者的小腹,苗刀一击即收,那人嘶吼一声,肠穿肚烂,鲜血喷涌而出,洒的身边同伴一头一脸,在他摇晃着倒下时,百狗剩的苗刀再度一扫,斩中另一人的脖颈。

    “扑!”

    一颗脑袋霍然飞起,又是一抹鲜血洒落。

    “嗖!”

    就在百狗剩趁机向后撤到吊脚楼的时候,前方又涌来一大批面具男子,前方十余人还齐齐举起了弩箭,箭头还套着一个红色小球,杀气腾腾地对着衣衫染血的百狗剩,虽然不知道红球里面有什么,但百狗剩还是能判断出,十有*是毒粉或火器。

    “住手!”

    在百狗剩深深呼吸握紧手中苗刀,面具男子准备射出特制弩箭时,一身苗人服饰的孟屠光忽然从二楼现身,还是那副漠视生死的态势,还是那一根冒烟的烟斗,他似乎决定不再躲避,直面现场的凶险:“我是孟屠光,把天纵给我叫出来!”

    百狗剩心里微微咯噔,他知道天纵是苗王的三大护法之一,不,精准一点就是护法之首,也是苗王未来的接班人,他猜到苗王寨有人捅刀子,但没有想到会是苗王的大护法,继而也就明白这批袭击者为何不惧毒粉,毕竟天纵也是一大用毒高手。

    百狗剩转动念头,面具男子却没动作,只是保持冰冷目光看着吊脚楼,利箭也依然杀气四射的锁定。

    孟屠光无视他们流露出来的杀气,吧嗒一口烟斗淡淡笑道:“天纵,出来吧,你都想要我的命了,难道还没有勇气站出来?连这魄力都没有,你又怎么统率城寨?莫非你担心我和百狗剩杀出一条血路,让你失去最后的周旋退路?未免太不自信了?”

    孟屠光徐徐吐出一口浓烟,任由它随风消散在空中:“距离上次袭击也不过三天时间,你有胆量要我和百狗剩的命,还敢重新再来一次诊所围攻,这说明你有十成把握杀掉我们,不然你怎么承受失败后果?竟然有这个底气,何必惧怕跟我最后一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