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三柱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新生的幼年巨神们在这片黑色海洋中斩开波浪,与上一代的天神们角斗。如同远古神话中的逐日者,又像是射下太阳的凡人,在神迹中得以升华为与诸神并肩的新神明。从一介凡人转变为英雄,旧日的躯壳寸寸崩裂,纯粹的智识与精神的精魂从形而下的凡世中挣脱,将掌中的日月熄灭,沉入真实之下的真理。

    从彼此的梦中醒来,觐见真正的千梦之源,最原始的巨神的无思想的头颅之海,在沸腾的脑浆中翻搅,用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与愿力从无形中攫取有形,以此将自己与根源之梦融合,在非想与非非想的暧昧中超越时空地永存。

    庄少卿高踞于一块冰山之上,曾经的“骑士”,“魔法师”,“混沌之眼”,“救赎者”,在源点的风暴洗礼之后,只剩下了一点最纯粹的精魂。可称为“因果”,又可称为“逻辑”,时空结构中的最精巧一环。他伫立在这块理性的冰山之上,等待着真正的敌人出现。

    “三贤者。”他说,“可能是源点中所能诞生出的最可怕的东西。”

    黑发少女伊丽莎白平静地出现在他身后。

    “你是一切行动,一切因与一切果的见证人。我则是平行宇宙的操控者,我们二人的力量相加,足以逆转这片海洋,将时态与空间撕裂。三贤者又有何等伟力,能够将混沌之神击败?”

    “他们是‘等价’、‘交换’与‘否定’。”庄少卿淡然道,“我曾经与‘否定’的伊壁鸠鲁相交多年,所以能够认识到他们的可怕。单单一个或许无法与我比肩,然而三贤者……哲人国的三位大执政官联手的时候,就是无懈可击的逻辑回路。”

    庄少卿伸出自己的手,血肉几乎完全剥落,只剩下透明澄澈的骨骼。这是之前潜入深海时收到的礼物。高密度的信息流将他的血肉从核心上剥离,掠走他的大量理性。难以想象这些海兽是如何不受信息流的伤害……不,“兽”型代表已经无法触碰自己能力之外的领域,代表定型,代表已经“完成”的理。

    而“人”型则是依然拥有可塑性的象征,只有作为“人”,具备这种识别标志的心智才能够以承受更大压力的代价,进一步拓展自己的领域。这些旧神们的海兽是由已经探索完毕的真理编织成的源点居民,它们就是真理的具现,所以不会受到信息的重压。

    “他们来了。”

    庄少卿注意到了海洋彼端的异神。

    在成为新一任“因果”的时候,庄少卿已经看见了自己前生后世,千百万次轮转的一切因缘。他卓绝的智识引领他看见真相,以及真相之下的真理。然而这份真理与他本人的心愿极度背离,这也导致了他在心脏处存在一处破绽。他用自己领先于全世界的知识抢先一步取得了佛陀的遗产,却在这份开悟之光下饱受煎熬。

    在天倾之后,混沌之眼第一时间前往早就被他严密监视的地点,获取了佛陀萨姆的衣钵,觉悟者的智慧。然而他是执迷者,执着者,注定在六道轮回中承担百八烦恼的人间之王,而非净土的无垢天人。七苦八难是他觉悟与力量的源头,是他赖以登临天之顶点的推动力。剥离人世间的种种烦恼,庄少卿就只剩下一个空虚的力量躯壳。

    与其说是执因果者,庄少卿不如说是执烦恼者,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些不幸让他得以发下大愿,要让世上万生万灵个个成佛作祖,超脱此世一切苦难。他与避世无为的佛陀有不可弥合的理念差别,这让他不可能全盘承受佛陀的道统,而是在这基础上再造乾坤……字面意义上的再造乾坤。

    庄少卿等待着那对双胞胎的再度降临。

    直到他成为神魔之后,才能够窥见那一个世界线上的双子之面相所具备的权能。“面相”是超越者的吉光片羽,在多元宇宙之外的天外天的无名永恒,缄默地注视这个世界的眼睛。能够以“面相”作为称号,即代表那时代的双子神魔已经与曾经的征天武帝同级,抵达十二星的神魔顶点。

    十二星,这也是庄少卿的目标。只有十二星,才能够总掌源点之一切枢纽,将万事万物之理汇于一念之中。大抵所有神魔都是自身概念显化的化身,哪怕是曾经的路德维希、白千浪这类狂人,也只能够倾覆多元宇宙中自己领域中的事物。诸神们的力量互相纵横交织,形成互相掣肘的权力平衡。

    唯有抵达能以一人之力掌握整个源点的十二星,才能够排除一切阻碍,强行扭曲世界的法则,把时空扭转,天地反复,乃至于创造出一个与当前世界完全不同“理”的怪奇世界。

    而那时代的双子之面相,却有如征天武帝一般,空有改天换日的能力,却仅仅是操控着冒险者社会,与庄少卿现在想做的事有着巨大的,格局上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庄少卿执意要举世为敌,将自己的道理贯彻到底。

    “哪怕是在这里,我也能感觉到跨越时空的,来自双子之面相的视线,与它带来的压力。”庄少卿低声道,“祂可以说是未来的神祇,而武帝是过去的神祇。武帝明明可以禁绝一切对原点的探索,永不停息地掌握世界,然而他却将天上最高的权力弃若敝帚,仅仅是证明了‘他可以做到’,然后便离开了世界,前往天外之天。而双子之面相也是一样,当我扭转时空,回到过去的时候,他可以预见这件事,是因为路小姐阻碍了他么?”

    “你那个时代的路梦瑶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深不可测,高不可及。”庄少卿笑道,“哪怕是今天也是一样。我无法理解,一个‘在位’的十二星,是如何被一个十一星驱逐的。理论上来说我都明白,但是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无限低至逼近为零。思来想去,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是故意的。哪怕路小姐真的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十一星神魔,被我们称为‘全能’的人,想要击败一个超越者级别的心智,胜算也低至……”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叹道:“而我,不具备那对双胞胎那样的时运与机遇;也不具备路小姐那样的野心与毅力,才华与天赋……我仅仅只是拥有一个愿望,一个白日梦般的理想。是你们帮助我走到了这里。”

    “太自谦了,眼。”少女扬眉道,“我可以看见多元宇宙的时空轨迹,诸多世界中,只有这个世界里存在你。命运的偶然让你出现在这里,带领我们走到天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