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八章 疑惑解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疑惑解开

    顾远山开车在高速路上飞奔,即便是必须面临东窗事发,锒铛入狱,他也要赶在这之前,弄清楚铁蛋和谢雨涵的儿子杨方正,是否真是自己的儿子。

    一路上,顾远山都处于焦灼不安的状态,回想着二十来年的争斗、算计,忽然感觉疲惫不堪,即将面对风光尽失,竟是这般力不从心。

    顾远山觉得这一路走来,并非真能一手遮天,有些事,是无法逃过去的。对于未来,顾远山内心充满了迷惑,摸爬滚打了半辈子,难道仅仅是为了一夜回到解放前,连最初在燕雀村的生活都不如?

    眼前的路突然变窄了,顾远山抬眼望向远方,脑子里出现了三条路,坐以待毙被抓、自首、逃亡。

    前两条路殊途同归,都不可避免受牢狱之灾,接受法律的审判,声败名裂,遗臭万年;后一条路虽说保住了性命,却从此就像是见不得天日的生物,战战兢兢的躲在旮旯角苟且偷生。

    总之,昔日的风光不再重现,余留下的是炼狱般的生活;留给后人的不是骄傲和财富,是不可抹去的耻辱。

    顾远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拍打着方向盘,怒骂道:“顾远山,你他妈的半辈子折腾来折腾去,到底想要什么?要权,你有了;要钱,你也有了;为何不安分守己点儿,安安稳稳的退居二线,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说一千道一万,你他妈的就是一根彻头彻尾的蜡烛,不烧得干干净净、体无完肤,不消停!”

    汽车拐入前往金都的出口时,顾远山车速过快,险些撞在防护栏上;刺耳的刹车声混杂着尖锐的车轮摩擦路面的声音,汽车有惊无险的被控制住,回到了正规。

    顾远山惊出了一身冷汗,双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片刻之后,他笑了:“就这么撞死了,或许更好,一切都再与我无关……一了百了!不……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顾远山怎能轻易认输,就算是证据确凿,也得挣扎几下,更何况,现在不过是我自己的猜测而已!”

    经过自我安慰,顾远山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出了收费站,他驱车直奔‘金都市人民医院’,心中祈祷能第一时间见到谢雨涵,弄清楚真相。

    顾远山不愿意与铁蛋有交集,在这种时候,他不想再像年轻时候那样,一言不合,就与他大打出手。

    他只想弄清楚真相,倘若那小子真是他的亲骨肉,顾家总算是没有在他这一代断了香火,他就算是死了,黄泉路上想起来,也会觉得安慰。

    泊好车,顾远山从车里钻出来,从容的走向门诊大楼,前往李院长的办公室。

    无巧不成书,顾远山刚走到门诊大楼门口,就与李院长迎面相遇,李院长热情的招呼道:“哎呀呀,顾书记,您可是稀客啊,位临指导工作,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我好安排员工列队迎接您啊?”

    “李院长,我可不是来指导工作,是专程来探望你的!再则说,大张旗鼓的欢迎我,你不是让我犯错误嘛?”顾远山笑容满面,李院长受宠若惊:“哎呦喂,顾书记这是折煞我了!快请快请,办公室喝茶!”

    顾远山收起笑容,道:“不必了,烦请李院长领我去瞧瞧那个坠楼的孩子!”

    李院长愣了一下,道:“这孩子真是有福气,能得到这么多领导的关爱!顾书记请跟我来!”

    “哦?”顾远山略感惊讶,心里犯嘀咕:还有谁来过?莫非,想从孩子身上着手,对付我?

    “不瞒顾书记,前几天这孩子生命垂危,需要输血,多亏了黄秘书长前来探望,并且给他献了血,这孩子才脱离了生命危险。”李院长为献殷勤,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都忘记了。

    “黄继鹏?”顾远山大吃一惊,心想:黄继鹏这小子给孩子输了血,为何要瞒着我,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看来,他对我隐瞒的,远不止这些!

    “没错没错,就是他!顾书记,您可培养出了一位好领导啊!”李院长不失时机的拍马屁,顾远山淡淡一笑:“继鹏那孩子心善,人也实诚!”

    “顾书记,恕我冒昧,请问,您怎会对这个孩子……”李院长话未说完,顾远山便打断了他的话:“他的父、母都是我大学同学,他的父亲与我还是同乡,得知老同学的孩子出了这种事,总是得表表心意的;不过,还请李院长保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